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

北島小英雄 (5) - 陶波

陶波(Taupo)是位於陶波湖東北角的一個小鎮,因為陶波湖的名氣而熱鬧起來,陶波湖是紐西蘭最大的湖泊,是南投日月潭的八十倍大,一眼望去很難分辨是湖是海。在戶外活動盛行的紐西蘭,除了健行,這裡是高空彈跳、跳傘、獨木舟、船釣的熱點。
C.W.Chen夫婦與Polly始終無法克服內心對於高空彈跳與跳傘的恐懼,我們最後選擇較溫和的船釣活動,陶玻湖裡的虹鱒是有名的肥美,而且在餐廳裡是有錢買不到的!!
在下午出海船釣之前,先安排了一整個早上的釣蝦活動,相較於得碰運氣的船釣,釣蝦對我而言是比較有把握的。釣蝦場一開門,我們就搶了頭香,服務員給了我們極為陽春的釣竿,
所謂的釣竿,只是一條線綁在竿子上,鉤子既鈍又沒有倒鉤,連浮標也省了,讓人非常傻眼。
但是我們還是很有自信的立下一人釣十隻的目標,開始下竿。
不像台灣很多釣蝦場都會偷偷把蝦子餵飽,這裡的蝦子吃餌從未間斷,只是沒有浮標指引,怎麼揚竿就是勾不著蝦。要是有浮標與利鈎,釣個二三十隻應該不成問題。
我們就這樣搞笑了兩個小時,一條蝦也沒釣到。
我們開始觀摩別人是怎麼釣到的,原來這裡釣蝦的方式和台灣不一樣,
在淺灘處由於湖水清澈見底,大家都直接把餌放到蝦面前,等蝦子吃一會兒再用力一拉,看起來很簡單。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媽媽似乎開始抓到要領,一個半小時之後一連釣上了兩隻,成為我們四人的釣蝦冠軍,其餘三人以掛鴨蛋含淚收場。這對我而言是一大打擊,出道多年的我,已經很久沒有釣蝦槓龜了。
兩隻單薄的蝦子,媽媽馬上料理,一人分到了半隻。我們一方面將希望放在下午的船釣虹鱒上,一方面也擔心下午釣魚沒有想像中的容易。
抱著搭船遊湖的心情出發,這樣就不會有太大的得失心了。
船長Marty獲知我們是第一次參加陶波湖船釣,仔細的和我們說明要去的釣點,以及船釣的操作模式。
簡單來說,就是用將線繫在10公斤的鉛塊上,下沉到水底40米深的湖中,尾巴拖著附有鉤子的鐵片。
船行駛時,鐵片隨著水流游移,反光的鐵片鱒魚會以為是食物而前來搶食。
當魚竿架好之後,我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『等』爾已。
與去年出海船釣時,一直放線、一直拉魚,拉到手痠為止的體驗截然不同。
同樣的風景,一樣的畫面,持續了將近一個半小時,Polly無聊到和Marty要了杯咖啡喝。
Marty說今天下午平靜的很不尋常,周遭別的釣船也是平靜得一蹋糊塗。
於是Marty看著大家從原本好奇、到慵懶,變成無聊的心情,好心的將船釣時間多延長了半小時。
就在船慢慢地駛向歸途,中間與最右邊的釣桿有了動靜。Marty指示我們非常非常緩慢的捲線,手部稍微有沉甸甸的感覺,但不太有魚掙扎的拉力。就這樣捲了40公尺的線,浮出水面的是長達45公分左右的虹鱒。Marty第一個動作是用木棒將於敲昏後,然後迅速的將內臟清除,前後不到五分鐘。
雖然稱不上豐收,但比槓龜好太多了。回到碼頭,意猶未盡的C.W.Chen詢問Marty附近是否有適合岸釣的地方,Marty馬上在地圖上指出,距離陶波約20分鐘車程。
我們在岸邊又待了兩個小時,這回就真的一無所獲了。
真佩服愛釣魚的人,不管水裡有沒有魚,在岸邊一坐就是好幾個鐘頭,都不會感到無聊。
經過媽媽的一番烹調,大虹鱒被我們全家一魚三吃給收進肚子裡。
肉質Q彈,尤其是拿來當生魚片吃。但我心中念念不忘的,還是早上釣蝦池慘不忍睹的成績。
隔天剛好是周末,紐西蘭很多城鎮在公園會舉辦假日市集,販賣的東西五花八門,舉凡農產品、糕餅、畫作、手做藝品乃至家裡不要的擺設,都可以拿出來賣。
主要目的在於交流與分享,不是放在營利,
陶波的假日市集算是樸實,不像是奧克蘭或是皇后鎮等城市的市集弄得較為商業化。
逛市集可以順道一窺在地人的生活品味,雖然不一定符合我們的眼光或胃口。
但是媽媽一見到滿灘的飾品總會忍不住手癢,於是淡水的家中擺滿了四處旅遊所蒐集的紀念品與擺飾,混雑的沒有風格可言。
這次也不例外,她買了一個很沉的燭台。
我原本一直不解,旅行在於增廣見聞,幹嘛大老遠扛著沒用的垃圾回家。
隨著年紀增長,我逐漸的體會到,挑選紀念品是屬於媽媽紀錄旅遊的方式,就好像我寫旅行箱部落格一樣。
滿屋的紀念品,就是媽媽的部落格,記載著她點點滴滴的回憶,
燭台是媽媽的超連結,連結了當時她曾在陶波的種種,既使多年後積滿了灰塵。
於是,在我想通後,再也沒有阻止她搬任何紀念品回家,除非真的搬不回來。
陶波附近也有不花錢的活動,像是胡卡瀑布(Huka Falls),
但說是激流比較貼切,滾滾的洪流爭先恐後的沿著溪谷間朝著陶波湖奔馳,
充沛的水氣,激起了一股強烈的寒意。
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
比胡卡瀑布更加有看頭的是在他上游不遠處的Aratiatia Power Station。
一般時候是平靜如許的小溪,用肉眼可見魚兒們嬉戲在其中。
最有看頭的就是每天10:00, 12:00,以及 14:00的洩洪。
眼看著大自然的威力,在閘門捲開的瞬間,盡情地釋放。
再高明的獨木舟高手,可能都要望之怯步了。
我們在壩上看的開心,水底的魚游的精疲力盡,能忍受每天三次洪水的襲籍想必也是魚中之龍吧。
人類為了自己的喜好,威脅到其他動物生活的例子,又增添了一筆。

湖畔健行是我們離開陶波前最後的活動,
岸邊有人慢跑,有人散步,也有人打高爾夫。
當天早上強勁的風吹起湖上陣陣漣漪,
若參加船釣,可能在釣到魚前,就暈得東倒西歪了吧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