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08/2017

北島小英雄 (7) - 新普利茅斯

冒著驟雨行車視線不佳,又是無盡延伸的山路,我與C.W.Chen交替駕駛,大雨從東格里羅國家公園一直尾隨我們的腳步來到西海岸。海上灰濛濛的一片,待在外頭有濕又冷也沒啥意思。既然如此,就讓大家在超市裡逛個過癮吧!! 三間連鎖賣場對街而立,方便至極。
Polly明早就要搭機返台工作了,利用最後半天免俗的貢獻一下紐西蘭經濟,添購些伴手禮。
晚上雨持續下著,一整天的班機全因大雨取消了,我開始擔心明早若班機停飛,Polly回不了奧克蘭,便搭不上回台灣的班機。直到凌晨四點,摸著黑夜來到機場,布告欄顯示今天班機正常起降,我才鬆了一口氣。
七點鐘,天甫清,Polly半夢半醒中準時搭上了飛機,朝著北方天空揚長而去,正式宣告她旅程的結束,回到了工作岡位。
我們相約五天後台灣見。
新普利茅斯市區最著名的就是沿海而砌的行人步道,綿延長13公里,其中精華的6公里從
北方的Te Rewa Rewa Bridge到終點Port Taranaki,來回共12公里遠。
每到海邊,釣具便自動成為C.W.Chen第二生命,隨時背在身上待命。
我和媽媽邊走邊聊天,不知不覺中走完了全程,這大概是近十年來與媽媽獨處最久的時刻了。她依舊保持著年輕時的好體力,輕鬆地跟上我的腳步。
我們腦子裡裝的知識與觀念,南轅北轍,我在她身上看到老一輩克勤克儉、傳統保守的華人美德。她在我身上,看到了自由不羈,追求自我的無疆。
爸爸終究放棄與我們同行的愉悅,因為海裡的魚能帶給他更多的歡樂。
燈塔旁的岩石上、步道邊的防坡堤上,C.W.Chen專心的和魚群搏鬥。
這幾年C.W.Chen開始找回封存已久的釣魚魂,那是一顆為了事業、為了家庭沉睡已久的小宇宙。
即便是家人,也會有不同的嗜好。活在自己喜愛的當下,即使一個人也不會感到孤獨。
精準地說,我們並沒有住在新普利茅斯,而是選擇了距離市區20公里遠外的Oakura。
這三晚我們與露營車、帳篷們為伍。
家門一開就是草皮,草皮延伸的盡頭,就是整片沙灘。
某一天的午後,我們哪裡也沒去,散步在家們前的海灘,純純的度假。
我們隔壁露營的鄰居,在營地翻開一本書,一坐就是一個下午。
潮來潮往,日昇日落,忘了有多久沒有好好感受大自然的律動了。
海潮呀~浪花呀~請告訴我什麼才是你們的追求?
媽媽似乎忘記Polly已經回台灣了,一不小心又煮了滿桌的菜餚,
於是我們也忘了肚子裡原有的食物,一不小心把桌上的菜又裝了進去。
此行程中,最後一次健行的機會就是在塔拉納基山(Mt. Taranaki)了,
真不敢相信此時此刻,我居然心軟的被說服,只在山腳下的樹叢步道兜了兩圈就善罷甘休,
攀登到山頂需要8-10小時不間斷的健走,對於爸媽來說已經算是折磨,
我只好收起內心冒險犯難的慾望,帶著安逸的步伐走完兩個一小時左右的步道。
這兩天的閒適,原來是為了接下來的黑水漂流保留體力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