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10/2017

北島小英雄 (8) - 懷托摩洞穴

懷托摩洞穴最有趣的地方,莫過於石灰岩地質的地下河流,又稱為黑水。一般的旅行團會安排坐船深入洞穴,感受地下世界的壯麗。
這裡的洞穴裡住著一種會發光的小生物,在地底世界扮演著星星的角色,點亮了漆黑的地底洞穴。當然,行駛在地下洞穴的船,讓遊客們不必霑衣,就能親眼目睹另一個世界的星宿。不過,個人覺得這和迪士尼樂園的遊樂器材太類似了,適合長者與孩童,如果你血液中稍有一點探險的基因,那麼不妨穿著防寒衣,親自下水感受地底世界的紋理吧!!由於黑水漂流活動,必須要有經驗的教練帶隊,六-八人一團,所以建議事前預定,才不會有滿團的遺憾。
我一個月前在Bookme網站上,預定了四合一黑水漂流套裝行程。
直到抵達踏上懷托摩洞穴前,爸媽完全不知道黑水漂流是怎麼一回事。
準時於下午一點半到櫃台集合,滿牆的塗鴉,是到訪者無窮的創意,以及他們熱血揮灑青春的軌跡。台灣遊客在這小小空間佔有一席之地,斗大的國旗高高的掛著,可惜這裡不是聯合國辦公室。國人熱愛冒險的精神可見一番。
簽完安全須知切結書後,兩點鐘教練Kiani準時開著得利卡將我們一團六人載到秘密基地,
每個人依身材發給裝備,著完裝、大約十分鐘的訓練後,
我們就被認為有在地下洞穴中生存的能力了。
進入洞穴的第一關,是從十層樓高地面垂降至地底,
席維斯史特龍在第一滴血裡光靠一條繩子,又有追兵持槍在後,都能安然垂降了,
我們身上綁了安全鈎環、又有教練在上指導,實在稱不上有難度,
只是身體懸在三十米半空中往下看,難免有點不踏實。
黑水沒有想像中湍急,屁股坐在大輪胎上,緩慢地隨著水流飄向下游。
地底下一片漆黑,全靠頭燈打開視野。
有康莊大道不走,教練老挑狹縫教我們鑽,真是考驗爸媽的老骨頭,
還好他們都還靈活堪用,沒有散成一堆。
C.W.Chen頭稍不留神,朝岩壁撞了過去,安全帽保住了安全!
當大家的頭燈都熄滅時,我們才見識到地底下真正的世界。
牆上發光的不是LED燈,每一個亮點都是一個生命,
越暗的地方他越亮,細如蛛網的釣魚線是他們維生的工具,如同蜘蛛結網的概念。
這些小傢伙不會飛,雖然中文翻譯成螢火蟲,他們沒有翅也沒長腳,只能在牆上緩慢的蠕動著。
Glow Worms與台灣常見的Firefly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生物。
譯成"發光蟲"會更貼切些吧!!
他們就好像真實世界中,魔法公主動畫裡的精靈,守護著洞穴、保護著森林。
教練找了個舒適的角落,拿出熱飲和巧克力吧為大家補充熱量,也差不多該是結束地底旅行的時刻了。
Kiani指著幾小時前我們垂降下來的岩壁說:待會陸地上見。
話一說完,就像猴子般靈活的攀上岩壁,很快地消失在我們的視線外。
回不回的了家,就看這一把了。
我四肢用盡全力用抓緊岩壁,有時抓的點不對,使不上力,爬到一半手一滑,全身重心一失,當時還好安全繩挺住了我,撿回了一命。
爬上坡頂的那一刻,Kiani拿著相機,拍下了我成功挑戰重力的那一刻。
我來不及開心,就開始擔心還在谷底,準備攀登上來的爸媽。
Kiani好奇的問:你爸媽知道你要帶他們來玩這嗎?
我回答: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會這麼硬。
幾分鐘後,他們很爭氣地,也靠著自己的四肢,回到了陸上,雖然多少抱著些恐懼。
失活上有太多的必然,如果連旅行發生的事,都瞭若指掌,不就少了行萬里路的樂趣了嗎?
今晚住家對面的HUHU餐廳,撫平了我們浩劫餘生的惶恐,
不知道是否是體力用盡胃口大開,還是廚師高明,讓這一餐顯得格外的美味。
爸媽凱旋歸來的喜悅寫在臉上,彷彿年輕了十歲。
男女主人一面準備早餐,一面與遊客們攀談,儘管大部分的遊客在這裡只匆匆待上一晚。
紐西蘭式的早餐非常的簡單,
烤吐司抹果醬配牛奶,填不飽的話頂多再來碗麥片穀物或是水果。
啟程前,我們走了一趟男女主人推薦必去的Ruakuri Bushwalk。
這條來回40分鐘的小徑,可說是懷托摩洞穴的縮影,包含了發光蟲、鐘乳石、岩穴與黑水,
全程免費,而且走起來不費吹灰之力。
五嶽歸來不看山,黃山歸來不看嶽
這一切遠不如昨日的刻骨銘心。

三個小時後,我們回到了奧克蘭市區,平安地將車還給了租車公司,十四天行駛了2100公里,相當於繞了台灣島兩圈的距離,在紐西蘭北島,我們只畫了一個小圈圈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