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

結婚許可 (中) - 胡家女兒紅

我和Polly兩家皆是土生土長的番薯仔,家世背景也是蒼海一粟的不足掛齒。自然婚宴上也不會有政商名流或者達官顯要的身影,出席者若非至親,便是幾十年的摯友,我們不希望給出席者在人情上或在荷包上有多餘的負擔。
新娘Polly在儀式的前一天便和家人們入住飯店提供的雙人房,住在家裡附近的飯店想必是很奇怪的體驗。早上飯店供應豐富的自助餐,可惜Polly僅簡單食用一下就忙著上樓準備,要是換成妹妹或是林姵希,肯定吃到最後一刻才上樓畫臉。新郎我和家人們在家睡飽後,才整裝出門,手上那盒道具原本遺漏在家裡忘記帶,多虧陳爸爸在出門後十分鐘馬上想到折返。
時間一到我們不急不徐的準時出現在飯店門口,
Han前來迎接,依照習俗新郎要給接待者一點小費。
胡陳府文定的演出時間為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左右,一共分為上午的訂婚儀式以及下午的飯局。早上的訂婚儀式又分為四個小劇場,上午場為自由入座,毌須買票,但座位有限。觀眾入席後於劇場十點準時開演。
飯店將會場布置得滿堂紅彩,一看就知道是炎黃子女辦的婚宴。
第一幕的演出是"喝茶講好聽話",由Polly端茶給六位男方賓客們試喝,賓客則要以吉祥話回敬Polly,茶好不好喝在這時刻並不是重點,喝完茶賓客要塞一個紅包在杯子裡當小費,由Polly領回。所有演員們都沒做任何彩排就上場,可謂大家出演的處女秀,尤其是身為主角的Polly,由於剛亮麗登場,台下的觀眾都聚焦在她身上,神色顯得有些僵硬,肌肉不聽使喚的打結。還好茶水都順利地遞到每個人的手上。
第二幕的演出是"交換禮物",由雙方父母親將事先準備好的金飾與禮金恭敬的送給親家,有些東西可以帶回家作紀念,有些是可以直接穿戴在Polly與我身上。我問爸媽這些道具哪來的,他們說趁金價便宜時就買了。
他們居然能準確預測金價的低點,更預測到我這輩子會走上紅毯之路?
第三幕演的是"互相穿戴紀念品",簡單來說就是將盒子裡可以穿戴的物品,吊掛在新人身上,應該是象徵著法力加持以及祝福的用意。這部分沒有時間限制,所以只要順利將飾品掛上就算過關。由於大家平日都沒有外掛飾品的習慣,陳媽媽與胡媽媽經由飯店小幫手協助,才驚險過關。
這段加持似乎起了些效用,當月我中了1000元的統一發票,生平第一次。
第四幕最短,是"接吻與吃龍眼",接吻這一幕顯然小花和小豬比我和Polly厲害多了,
龍眼飯店只準備沒幾顆,吃得很不過癮,就好比啃瓜子只啃幾顆的感覺是一樣的。
龍眼產季在夏季,我們吃到的推測是去年留下來的庫存。
早上四幕演完後,演員們與觀眾輪流照相留念,最後來個全體大合照,
看來早上的表演還不算太難看,觀眾們非常捧場的沒有露出倦容。
我們沒有太多休息時間,接著就要彩排下午場的重頭戲。
彩排之前的零碎時間,攝影師呆爸特地安排我和Polly在飯店的各個角落留影留念,
呆爸的藝術造詣甚高,用臨場的布景與我倆構成協調的景致,
只是庸俗如我常常不明白主題是什麼。

以下純為我個人之臆測,並非攝影師本身意涵。
<井底之蛙>:一個人坐井觀天,兩個人協力跳脫舒適圈,探索世界之奧妙。
<步步高昇>:延綿不絕的階梯,象徵著漫漫的人生道路,要我倆攜手併行。
<孔雀開屏>:高高揚起的裙襬,意味著精彩的新生活即將啟程。
看到這張Polly拖著白色的長裙,傍著游泳池的相片,讓我忍不住想起一種大家常見的昆蟲,就是夏天下雨時會突然湧現的飛蟻(或稱水蟻),他們成群拖著長長的翅膀拼命往亮處飛,通常在日光燈下放一盆水就可以捕到好多,穿著黑色戲服的我則像是掉了翅膀後光溜溜的水蟻。
<飛蟻伉儷>:無論有翅沒翅,我們都能像飛蟻般有著強韌的生命力、迎向光明。
<麥可傑克森45度傾斜>: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。貨真價實的45度傾斜。
該玩得玩完了,趁觀眾大駕光臨前,要開始認真的彩排。

繼續閱讀......

結婚許可 (上) - 那年我們ㄧ起籌備的婚宴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