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

盛夏的練習曲(1) - 滂沱啟程D1-D3

鋒面滯留,烏雲在台灣上空左右徘徊著,接連下了一整個星期的豪雨,眼看著上天的臉色沒有好轉,我一通電話打到捷安特去詢問行程是否如期舉行,電話那頭傳來"風雨無阻,除非刮颱風"的回答,正是我最期待聽到的答案。

終於等到了D Day,一大清早來自韓國、新加坡、香港還有台灣各縣市的40位騎士,年齡從未成年的國中生到年逾耳順的大伯,沒有一位缺席。這趟旅程,對外國人來說這是一項朝聖,對於營髮族來說是體力的壯舉,對於上班族如我來說是種解放,對年輕學子來說是青春的證明。一台車,一雙腿,與滿腔的熱血,從新店碧潭出發。啟程的那刻,迎接我們的是場滂沱大雨。一場從早到晚從未停歇的豪雨。
風大雨大都未驚,咱就愛向前騎。雨水落在背上,發出沙沙的響聲,雨滴摻著汗水模糊了我們的視線,車輪濺起的泥水,在背後劃出一條長長的尾巴,沾滿泥沙的大腿,像是沾了花生粉的麻糬。全身從頭到腳在出發半小時後,已找不到乾爽之處,車褲與鞋子更是吸飽了滿滿水份,一邊騎一邊噗滋噗滋的作響。
穿著雨衣的夥伴,身上濺起亮麗的水珠,身體散發出的熱氣,凝結在雨衣內層,全身照樣從內濕到外。山區的路途忽上忽下,大家身在滴水,卻沒有人叫苦,也沒有人喊著要退出,我們相信只要堅持,終究會雨過天青。
雨就暢快的讓它淋吧,汗就盡情的給他滴吧,只要雙輪一直在轉動,我們就能騎出陰霾,看見陽光。
踩踏路上,我們並不孤單,前有小黑破風,後有小象壓隊,就算跌倒受了傷或是真的踩不動了,後頭還有保母車接著我們繼續向前行。
一路上,大小寺廟成為我們沿途休息的避風港,我們常常不曉得裡面住著是那些神明,但他們總是不吝嗇的空出屋簷,借出化妝室,並且義無反顧的保佑著我們順利前行。
我開始瞭體會到宗教在台灣民間密布可分的力量,難怪美國可以不理、中共可以得罪,無論是藍色執政或是綠營當道,沒有人會和宗教過不去。
大雨,模糊了沿途的景致,為了防止失溫,我們必須不停地踩踏發熱,為了避免摔車,我們得更專注於前方路況,很多人因而忽略了沿路的風景。
有位團員不小心摔了車,磨破了皮,滲了滿腿的鮮血,在隨隊醫護人員Min的照料下,
很快的歸隊騎乘。
主辦單位無限制的熱量補充,讓大家的體力源源不絕地湧出,
我甚至有能量過剩,越騎肚子越凸的現象。
每天大約五點抵達旅館,大群人馬溼答答的滴進飯店大廳,被其他房客投以異樣的眼光,
然後趕緊溜進房間,每次房門一開,房裡吹出的冷氣,都讓我們直打冷顫。
進房第一件事就是脫衣洗澡,第二件事是洗衣服,第三件事是將衣服脫水晾乾。
晚上我們都刻意將冷氣開得很強,好讓衣服在睡醒後是乾燥的狀態。
儘管我們知道,花了整晚晾乾的衣物,明天一穿出門,很快又會濕成一片。
迷霧中,我們越過一個又一個的縣界,一路從台北、桃園、新竹、苗栗經過台中,在第三天中午越過了濁水溪。西螺大橋橫跨了溪的兩岸,越過這裡,彼岸就是陽光的國度,天空逐漸清澈起來。大家可以收起雨衣,結束三天來泡水騎車的體驗,明天起終於可以乾著身子騎車了。
 
滂沱大雨的前三天,我們從新店被雨水洗到了嘉義。
放棄回家人數: 零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