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

2016年終考核 (下)

望著玻璃窗外六線道的民權東路上飛奔的車潮,蟹居在十坪不到的華廈中,雖然說不上舒適,卻也是目前最理想的選擇。2016年即將結束,我依舊沒脫離台北,踩著與去年相似的腳步,忠實地跟隨多數人上班族的作息: 上班 → 睡覺 → 再上班  → 再睡覺 → 又上班 → 又睡覺,周而復始的無限迴圈。
為了不讓青春留白,我很努力地利用循環之外的假期,哪怕只有48小時的周末,也要不斷嘗試拓展視角,試圖為平淡生活添增一點色彩。一年四季,各有不同的風采。春天出走紐西蘭,將十年前一個人上路的美好體驗分享給家人,夏天則來一段亞得里亞海的回憶,上演一場天時地利人和的絕美樂章,秋天鑽進瑞里的山區,與大學同窗把酒言歡,冬天奔上中橫,追尋那埋藏深山的楓紅。
當然也沒忘記一年一馬以及草嶺古道上的約定。
Polly就在這麼自然、不矯作的氛圍下,今年七月份打印在我的身分證背後,今後我們在法律上多了個親屬關係,從來沒想過,喜歡冒險的我,交女朋友竟是如此的保守,
不懂失戀、暗戀的滋味,戀愛的學分就這樣修完了,
九年來長期分隔兩地的我們,終於能當相看兩不厭的室友了。
婚後的我們是家人,各自仍擁有很大的自由圈,讓兩自由圈慢慢有更多的交集,是我今後努力的目標。

台灣有小英政府在掌舵,台北有柯p在把關,權力交到可信賴的領導者手中,今年的我逐漸淡出對於政治的關注,反而是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川普與希拉蕊劍拔奴張的選舉,光看電視就讓人血脈噴張,也印證了我正活在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年代,一個充滿創意與瘋狂的年代。
小英不願承襲馬政府九二共識的鴕鳥心態,讓兩岸政府的矛盾逐一的浮上檯面,萬一哪天對岸老大失去耐性了,那就讓我換上衣櫃裡的軍服,上戰場保疆衛土吧。
登山方面,2016算是落寞的一年,年終以零座百岳收場,腳底只帶回了些許加羅湖畔的爛泥,45L的登山包整年僅拿出了一次,按照這個進度,去年立志成為高山嚮導的時程,恐怕得延期了。
今年少了在山裡得到的感動,但規律的作息與運動,讓我維持著硬朗的身軀,山一直都在,並不需要急著前往探望,時間到了,我自然就會在上面。

綜觀而言,一年中最驕傲的,是年初時決定開放3G進入我的生活,
一年的試用期,我駕馭著它所帶來的便利,阻擋了小屏幕背後的所有誘惑,
保持自己的步調,不隨外界起舞,
由Motorola i2000換到 Apple i-phone,從看報紙到滑i-pad,15年的光景過去了,審視自己是否因為科技變得更有智慧了? 朋友是否變更多了? 答案應該都是否定的。
沒有網路,出門不帶手機,依然自在。

2016年,也是成婚元年,明年起年終考核將不再是一個人滿足,一個人歡喜就好。
2017年,我們兩個人要協力編織更美的夢,讓美妙加成,使辛苦分擔,
如猴添豬究竟能有多強的威力呢,請拭目以待吧!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