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

雙手合十 (3) - 向晚的活絡經濟

寬敞舒適又設計感十足的購物中心,固然是曼谷的一大特色,但是真正想瞥見曼谷庶民的生活方式,就要到市集與夜市走走,因為那裏有平易近人的物價,還有不經過包裝就地取材的平民餐飲。
Polly一直吵著要去恰圖恰週末市集(Chatuchak weekend market),無論大小本旅遊書都說這是曼谷最值得逛、亞洲最大的市集。然而,就是因為幅員太廣大,能逛的種類太多,又不想蜻蜓點水,於是預留到下回再來。這次我們去了兩個規模比較小的市集,一個在水上、一個在陸上。分別是安帕瓦水上市場 (Amphawa Floating Market)以及Asiatique河濱夜市(Asiatique the Riverfront)。
嚴格來說,安帕瓦水上市場已經出了曼谷,單程就要兩小時的車程,省去自行找路的不便,參加了當地的一日遊行程。下午一點半出發,晚上九點半回曼谷,每人約1000泰銖。
12人座的小巴,司機以平均時速130公里的速度馳騁在高速公路上,全車的遊客就像旅行團員般睡成一片。抵達安帕瓦已是下午三點多,逗留時間約三小時。
溪水呈現汙濁的土黃色,但沒有撲鼻的味道,或許只是含沙量高,
附近並沒有什麼工廠,水中的魚也優游自在的呼吸。
語言在這裡是個問題,常常需要用比手畫腳溝通,店家很多其實就是當地人的住家,到了周末假日,在自己家們口做生意賺點外快也挺實際的。
販賣的產品以小吃為主,一路走過去看起來十分可口,顏色非常的入味。
價格更是便宜的有點誇張,在台南一包要100元新台幣的蝦餅,在這裡可以買三大包。
剛好有一間賣明信片的雜貨店,我順手買了兩張寄回台灣,一張30泰銖算是當地高價位的,應該只有像我們這樣的觀光客才會光顧吧!! 龍鬚糖大叔的遊戲機就像是台灣打香腸的機器,投硬幣進去,指針轉到的數字就是可以拿到龍鬚糖捲數。我們小試身手,拿到了三捲。
走完一圈大約一個半小時,我們選定兩間光看就快流口水的攤位,坐了下來,
第一間招牌是一隻雞的模樣,風味果然不同於曼谷市區內正經八百的餐廳,
最著名的是大蝦和烤雞腿,我才知道泰國蝦原來可以長這麼大,都快要可以比擬龍蝦了,
如果泰國也有釣蝦場,釣起來一定非常過癮。
另外一間是可媲美台南擔仔麵的安帕瓦米粉湯,整家店只賣米粉湯,
盛裝在小巧可愛的椰子殼碗中,大約三口份量的米粉浸泡在滷汁中,
讓人吃完還想再來一碗,是這次來泰國吃到最美味的攤子。
六點半集合之前,天空突然下了場傾盆大雨。雷雨交加絲毫不影響店家,淡定的繼續做生意,反而是觀光客們像是驚嚇到的火雞,不停的呱啦呱啦得叫。
夜裡的賞螢行程,不是在山裡溪畔,而是在濁流的樹梢。
不畏豪雨,領隊盡責的帶我們上了船,在黑漆漆河畔的樹梢上,看到滿群一閃一閃的螢火蟲飛舞著,跟滿天的星光一樣的迷人。

Asiatique夜市比起安帕瓦水上市場顯得容易到達許多,
Asiatique河濱夜市是在曼谷市區BTS 沙潘卡克辛站( Saphan Taksin)附近的一顆耀眼的觀光勝地,從空鐵站有密集的免費接駁船班直達夜市。
由於它和高雄駁二特區一樣是由碼頭附近的倉庫改建而成,幅員遼闊,於是我們在天黑人潮聚集前,就捷足先登。因為這裡不但匯集了像我們一樣的散客,更有旅行團整團出沒在此。
因為旅行社是夜市裡兩大秀場,Muay Thai泰拳秀以及Calypso人妖秀的金雞母,兩者都是泰國的重要資產。Polly因為對這兩種特色都沒興趣,我雖然很有興趣,但秀場表演多半以取悅觀眾為導向。我想看的是真槍實彈的泰拳比賽、人妖也是要能當面交談有互動的比較有意思。
不像台灣的觀光夜市以小吃攤為主、購物為輔,Asiatique夜市比較像是商圈的概念,商品種類可謂五花八門,包含了日用品、衣物、裝飾品、雜貨、零食、古董等等,當然也少不了按摩的店家。我和Polly整個晚上只買了兩件T-shirt和一個陶瓷芳香片。
生意最好的店家莫過於位於秀場前賣零食的金店面,賣的價格比市區貴一些,但團客們似乎沒有別的選擇,將打包好的零嘴整齊的排在店門口,上面寫著台灣的住址,買零食變成來泰國旅遊的風潮,就像很多人去德國就會扛行李箱回來一樣。
從小填鴨教育下的學生,長大後連購物都要有必買手冊,結果買了一堆不實用的東西回家,重演了求學時代,死記了一堆卻完全用不到的戲碼。
夜市裡賣吃的攤位,看起來相當衛生可口,菜單上有圖片又有各種語言參考,可謂專為觀光客的貼心設計,價格也比傳統街上的路邊攤高出一些,像是圖片上類似蛋包飯加上海鮮湯大約要400泰銖左右,重點是味道很不錯,所以生意很好。
除了小吃攤外,如果想講求氣氛或是怕熱的話,也有環境舒適的餐廳可以選擇,
賣的食物比較偏外國料理,也有國際連鎖餐飲進駐,
價格雖然沒有很高,但生意遠不如攤販。
遠方的Asiatique河濱夜市不愧是昭披耶河上的一顆明珠,在夜裡燦爛的發光,
也為曼谷的經濟注入不少活力。
站在State Tower 63樓的露天 Sirocco Sky Bar上,曼谷的妖媚在我們的腳底下翻滾著。
兩百米的高樓上,是欣賞曼谷夜景的一級戰區,同時也是見證都市奢華的代表。
低矮的平房,遇到流進駐曼谷的熱錢,
成了高聳挺拔的高樓大廈,一支接著一支的插在市中心,像是金箍咒般牢牢的扣住了這城市,
大部分的市民,並沒有因此變得富有。
在曼谷,不見遍地開花的紫醉金迷,佛教的樸質力量壓制住了資本主義的放縱。
金錢輕易的改變了城市的面貌,卻買不走泰國人忠貞的信仰。
一杯近千元泰銖的酒水,儘管我們消費得起,仍覺得杯子裡藏著邪惡的魔鬼,
看著酒吧裡聚集著穿著體面的西方面孔,他們談笑風生,這點開銷,相較於他們的收入而言,一點也不浮華。
也有像我們這樣糊裡糊塗的觀光客,被旅遊書裡的圖片吸引上來。
我靜靜的欣賞著夜景,心想如果這是曼谷最美的夜景的話,
理當讓這城市的主人 - 曼谷居民們優先觀賞。

可惜,社會上,理當的事情常常都是不會發生的事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