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

千里共嬋娟

中秋節自古給人花好月圓人團圓的歡聚氣氛,奔走他鄉的遊子,四天的連續假期足以返鄉與家人們團聚,我與家人們居住在同一個城市裡,喝著同樣的水,仰望相同的天,當然也呼著同等汙濁的空氣。如此舉足方便的生活,省下了不少與家人團聚的舟車勞頓,但另一方面,卻開始擔心起坐井窺天的小天地,是否限制了我們的視野。 在台南念書、金門當兵、英國求學都是人生美好的記憶,都是因為跳脫一個又一個舒適圈,接受不一樣的刺激,交到不一樣的朋友,看到生活的更多種可能。

於是認識的朋友,不再限制在狹隘的台北,我們有著共同的過往,儘管早已忘記我們是如何從陌生人變成好友,再從好友變成老友,總之,人生的旅途上少了這些人,就像是沒放蘿蔔乾的肉燥飯,越吃越膩。中秋團員,團聚的是我們累積16年不變的友誼,不畏馬颱風威嚇,沒有人提出取消出遊的建議,12人,3部車按照原有計畫,相約在嘉義的阿里山腳下。
  • 時間:09/15/2016 ~ 09/18/2016 四天三夜 
  • 地點:台灣嘉義縣
  • 成員:高義慧君大小高麗菜猴子猴妹Polly一帆(米奇)許型冠云小胖 10大人 2小人 
  • 交通:猴妹 Camry、許型Toyota、高義Mazda 5
  • 駕駛:高義、猴妹、許型。 嚮導:猴子 。 攝影:小胖
  • 住宿:米多綠森林民宿一晚、漫步雲端民宿兩晚
  • 旅費:7100/人
中秋節當天猴妹一大早跟隨著內心深切的期盼,到唐老師的墓園上香祭拜,排滿供桌的月餅,是猴妹替在天堂的老師準備的中秋節點心,雖然最後可能還是進了猴妹的肚子裡,但慈祥的唐老師要是知道猴妹前來探視,心裡應該備感溫馨吧。
四個小時的車程,三台車相遇在被森林圍繞的米多綠森林民宿,四周除了綠意外,再也見不到別的房舍,更別說是商店,這裡像是童話故事裡小紅帽迷失的森林,房子裡住的不是大野狼,而是親切的女主人,為我們準備晚餐烤肉所有的食材與用具。
所有烤肉食材皆為市場新鮮採買的食物,遠勝過網路上來源不明的便宜冷凍食材。
有高義處必有美酒,當大夥忙著烤肉時,高老闆已佔據了吧檯,為大家調出今晚第一輪香檳甜酒。今晚我們將整棟民宿包了下來,就算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管我們,月亮被我們的喧鬧聲驚醒,好奇地從雲端探出頭來看個究竟。
第一夜,沒有人喝醉,卻也沒有人真正清醒著,睡前腦海裡仍不斷的浮現著桌遊的場景。
颱風彷彿忘記了嘉義,整晚一片寧靜,只聞隔壁小胖規律的鼾聲,早晨更有普照的陽光喚醒大家。
乘著陽光一路往山裡開,兩個小時後來到鄒族的來吉布落,這裡因山上的鐵達尼石而聞名,但來過這裡的就知道,如同一般台灣的原住民部落,不帶有任何商業氣息,村里一所國小、一座教堂,參雜著三兩間民宿與家庭式餐館,正值中午用餐時間,唯一營業的是一間用鐵皮屋搭建的小麵攤,更精確地說,是老闆娘怕我們餓著特地開攤下麵給我們吃的。
還沒開始吃飯,就被成群的蚊子攻擊,大家瘋狂的將驅蚊的化學藥劑往皮膚上噴,厚厚的一層藥劑,阻隔了蚊蟲的侵襲,也隔絕了與大自然的交流,
在都市裡住慣的大家,離土地越來越遙遠,蚊子是山神派來的使者,一眼就認出我們這些外來客。原住民小朋友看到我們,也像蚊子般地湧了上來,他們身上沒有抹防蚊液,長期與蚊子們和平的相處著,就像都市的我們與蟑螂共存著一樣。
步道口距離鐵達尼石有三公里之遙,路程顛跛並不算好走,加上有小朋友同行,為了不讓他們對於爬山健行留下陰影,我們邊走邊休息,並沒有非要達陣的決心。走到約1/3處,眼看著烏雲越離越密,為了避免發生如逃難時的狼狽,大夥在芒草堆前拍了張合照留念便疾速撤退。
下到步道口處時,雲朵再也承受不了雨滴的重量,嘩啦啦的落了下來,我們直奔二十公里外瑞里的溫馨民宿,走了個莫蘭蒂颱風,來了個馬勒卡颱風,這回她狠狠的盯上了嘉義,拼命地往山區落雨,大量遊客的退房電話湧入了民宿,我們原先的健行計畫見風轉舵,改成了大家最熟悉的吃吃喝喝行程。
距離漫步在雲端15分鐘的茶壺餐廳是瑞里地區首屈一指的特色餐廳,不受位處深山的地理限制,就地取材變出滿桌的珍饈,白斬雞與山豬肉香腸堪稱店裡二絕。也成為我們明天再度造訪的最大誘因。
颱風天前的火燒雲景色,在茶壺餐廳外的停車場渲染開來。
飯後在民宿的客廳裡玩著一輪又一輪的桌遊,好玩的不是遊戲本身,而是人們透過遊戲所激發出來的反應與想像。嘴裡止不住的啃著猴妹準備的零嘴與啜飲高義準備的醇酒,直到凌晨一點半眼皮再也撐不住了,才一一回房。
夜裡颳起的暴風驟雨絲毫不損我們的睡眠,一早醒來繚繞的雲霧彷彿置身仙境,衛星雲圖顯示瑞里山區雲系充沛,我們心理已經有整日桌遊在雲端的打算。
畢竟我們是人不是仙,玩桌遊還是得吃飯,圓潭遊客中心是距離民宿最近的餐廳,中午辦了桌簡單的合菜。比起昨晚瘋狂搶食的舉動,沒有健行耗能的運動,大家變得斯文許多。
抓住幾分鐘間歇地雨勢,走了圈半小時的步道,藉以消耗身上多餘的體力,大力的呼吸山裡的空氣。
桌遊有輸有贏,輸的人要接受不同形式的體罰,
冥冥之中輸贏有了定數,體重越重的團員,例如小胖、許型,總是故意求敗,藉機會運動減肥甩肉。孰不知對某些人而言,像是米奇與我,一直吃不能運動才是最大的懲罰。
牆上高掛的"茶禪"的優雅茶室,被我們當作酒館狂飲,高義端出了壓箱寶人頭馬XO。
那夜,大家都喝多了,幾輪烈酒下肚後,在酒國競賽中,我依稀記得米奇拿到金牌,我拚到了面銀牌,高義只拿到了銅牌。
金牌,享受美酒在血液裡奔騰的快感,
銀牌,享受著四肢暫時不受大腦控制的舒坦,
銅牌,得到了商場上難得的放鬆。
其他沒得牌的Polly、猴妹與小胖,看我們比賽也樂得笑呵呵。
一早醒來又是進入了無止境吃的迴圈,連太興岩旁的小攤販也沒漏掉。
竹崎的萬家莊豬腳是此行程的終點站,大家吃得飽滋滋的上路。
相隔了十年,我們再次回到了嘉義瑞里,十年前你我都還是窮學生或是窮阿兵哥,
那時單身的我們,沾著滿臉傻傻的稚氣,住著便宜的通鋪民宿,卻有著用不完的活力。
十年後,有人多了伴侶,撐起了家庭,有人開始雲遊四海,大家各自走的夢想道路上。
每個人都變得更加富有,住的起較舒適的民宿,開得起更好的車與吃更豐盛的餐點,腦袋也裝著更多的知識與歷練。
有些昔日同窗,為了家庭、為了事業,漸行漸遠。有些朋友,過盡千帆,發現老朋友才是最值得珍惜。因為我們賺再多的錢,累積再多的知識,花再多的努力,
也換不回那年我們曾經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。
我知道,總有一首歌為我們無悔的友情而唱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