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

愛在亞得里亞海 (12) - 特羅吉爾與史普利特

在史普利特的民宿總共待了三個晚上,經過昨天十六湖的衝刺,大家的電力經過一整夜的休息,依舊難以充滿,畢竟團員中有一半年紀已過半百,能隨派克猴子衝刺已相當不容易。
史普利特(Split)的舊城區與附近的特羅吉爾(Trogir)兩座古城的閒晃,陪我們度過了兩天的時光。
如果用亞得里亞海上的珍珠形容杜布羅尼克,那麼特羅吉爾便是鑲在克羅埃西亞腰帶上的一顆玉石。它不如杜布羅尼克醒目耀眼,賣相也不如杜布羅尼克包裝精美,卻直接反映在平實的物價與幽靜的氣氛上,拍照時完全不擔心與一整堆人群入鏡。
在杜布羅尼克與十六湖國家公園無法盡情地拍合照,大家在特羅吉爾一次拍個滿足。
背景的城堡與四季帝國遊戲中的虛擬城堡相似度極高。
早上見橋底下的烏魚又多又肥美,下午C.W.Chen趕緊拿釣竿來取魚,哪知魚兒們溜的一乾二淨,一條也沒見著。C.W.Chen說釣魚,選擇對的時間與地點往往比技巧重要,
工作似乎也是如此,跟對老闆選對好公司,比認真埋頭苦幹重要。
漫不經心的隨處亂走,特羅吉爾古城大約三個小時就可以走一圈,這裡停車既方便也便宜許多。木橋旁一整排賣紀念品的攤販,像磁鐵般將媽媽吸了過去,可預期的他們淡水的牆上,回國後又會多了幾樣克羅埃西亞風味的飾品。
歐洲國家盃足球賽期間,賣場商店、住家甚至車上隨處可見國旗飄揚,
不必看轉播,街道上的歡呼聲就可以知道有進球,最後要是贏球的話更是舉國歡騰,
如此單純快樂的氣氛也一直陪伴我們到旅程結束,這也是我所羨慕的地方,
人均所得比他們高的台灣,似乎少了這股打從內心迸發出的熱情。
城內城外,到處都可以感受到航海時代的遺風。
自住旅行的缺點就是一旁少了專業導遊,將情境與故事結合,讓眼前的景致畫成一首詩篇,收進遊客的腦海裡。這應該是在我上班退休後努力的目標之一。
好酒沉甕底,拜訪史普利特舊城是在我們離開始史普利特當天,一樣是個近攝氏40度的艷陽日,面對陽光,團員中分為兩派,一派是以曬太陽為樂的趨光族,代表人物有派克猴子、Polly與C.W.Chen夫婦,另一派則是以躲陽光為首要任務的避光族,代表人物有小妹阿姨與猴妹。
海邊整排的棕梠以及天邊飛的海鷗凸顯了海港城的氣息,但在古蹟維護上,似乎沒有杜布羅尼克的用心,牆上明顯可見凹凸不平的補丁,像極了老婦人臉上沒上好的妝,
但也因為如此,讓我們清楚的分辨出妝前與妝後的模樣,
這裡看的到歲月在建築留下的斑痕,不完美卻很真實。
位於城中央的列柱廊中庭 Peristyle,是遊客雲集的場所,有街頭藝人、席地而坐的咖啡座,登上一旁的聖多米努斯教堂後來建的鐘塔,可環瞭整座古城,只是上樓沒有人數控管,簍空的階梯,讓人踩得很不踏實。
團員還是很給力的全團登上了塔頂。
港口邊夾雜著現代郵輪、遊艇與船隻,讓人時光錯亂,也拜科技之賜,我們才能輕易抵達沉睡在地底的羅馬遺跡 -戴奧克里先皇宮 (Diocletian Palace)
戴奧克里先皇宮建於西元三百年,除了地表上的建築,令人讚嘆的是他的地下宮殿,每個房間幾乎被完好的保留下來,一走進地下,氣溫遽降至少十度,變得十分舒適。
很可惜的是有一部份長廊被規劃成賣紀念品的攤販,其餘的房間僅留下空蕩蕩的一片。
一樣是羅馬古蹟,難免想到義大利的羅馬競技場、英國的羅馬浴池,可以選擇租用各國語言的語音導覽或者可請解說員帶領,不僅讓歷史重現於遊客們的腦海,更讓當地政府有更多修復古蹟的財源,形成良性的循環。
在歐洲廣場上看到騎馬的、站立的銅像都不稀奇,
看到拿著魔法書的大鬍子反而覺得特別新鮮。
在史普利特大約待了五個小時,走出了戴奧克里先皇宮,心中有點失望,失望的是明明有這麼好的歷史瑰寶,卻沒有好好經營。這或許和克羅埃西亞人樂觀的天性有關吧!

繼續閱讀......
愛在亞得里亞海 (13) - 史普利特的美味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