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

南湖大山 (下) - 最好的安排

我們在黑夜中被吵醒,被打在山屋的落雨聲給驚醒,多麼希望這只是場夢。

凌晨三點鐘,身上穿的是昨日未乾的雨衣,二十二顆頭燈,一個挨著一個,以極緩慢的速度,在風雨中朝南湖主峰推進。雨天路滑,風寒效應更降低了體感溫度,儘管安全無慮,一開始大家心中或多或少都有撤退的念頭,只是沒人說出口,死心塌地的在黑暗中,踩著前人的腳步上山。兩個小時蒼茫步行中,有人滑倒、有人頭燈沒電、更多人冷得直發抖,然而,堅強的登頂信念讓全隊22人像鎖鏈般,緊密地繫在一起。

另一隊與我們同住山屋的山友們,見天候不佳,馬上見風轉舵,毫不猶豫的繼續窩回睡袋中,期待在夢裡能與南湖主峰相見。
清晨六點,登上南湖大山主峰,迎接我們的是雲雨風,雲、遮去了背後的青山,雨、濕透了我的衣裳,風、讓團員們直直打顫。
匆匆地在木樁旁照了張相,象徵性的到此一遊,只是這一趟,一絲風景也帶不走。
羊頭按照往例,在山頂煮了壺熱咖啡,一杯不到100cc的熱咖啡,從口一直暖到胃裡。
山頂的風雨,讓人多站一秒都是煎熬,休息室為了走更遠的路,在評估大家的體力後,羊頭並未帶我們下山,而是繼續前往對面的南湖東峰,那又是一段艱辛的碎石坡,雨水穿透了雨衣,濕潤了相機,我趕緊將之放入封口袋中。「風雨故人來」,大夥們在東峰的木樁前照了張相,逗留時間不到十分鐘。
回到山屋,從頭狼狽到腳,雨水的洗鍊,臉上只剩一抹風霜。
一碗熱麵稍稍去了些寒意,馬上就得重裝上肩,我們走在虛實相生的潑墨山水畫間,山在虛無飄緲間,也是另一種景緻。回程的路,依舊峰迴路轉,小心翼翼。
面對高山,身手再矯健的山青,也得一步一腳印的踽踽前行,更何況是生長在都市的我們。
下山速度快許多,卻不比上山輕鬆,對於膝蓋與大腿肌肉是一大考驗。
下午五點回到雲稜山屋,不知不覺中,雙腿已經持續工作超過十二小時。
吃飯躺平前,羊頭交代大家換上乾燥的衣物,將濕掉的衣物掛起。
睡前我問鄰床的山友,這次沒看到風景,以後再來碰碰運氣吧!!
他們笑笑著說 :「下輩子我會考慮。」
歸心似箭的我們,隔天三點就摸著黑下山,今天是一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,我們癡癡的望著映照再遠方雪山山頭上的曙光,欣賞那一點一點的灑下的金粉。
今天的南湖大山山頂一定有很好的展望吧!!
或許是經過昨日的磨練,也可能是大家背包都變輕了,六個小時下山路程並不算辛苦,
走出登山口前,怡然抬頭望見滿片的楓紅,是來時未拆閱的季候訊息,這番殷實的秋色,像是為我們平安歸來而喝采。
回程的路上,團員們各自分享這趟旅程的收穫與心得。

愛惜自己的身體,這幾天翻山越嶺,辛苦了我們的雙腿與身體,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。愛惜自己的家人,登山有一定的危險性,最期盼我們平安歸來的是在家裡等候的家人們。愛惜自己的裝備,在惡劣的氣候與地形,保護我們不受傷害的,是身上的裝備,回去要好好的保養他們,好讓他們下次繼續保護我們。
這是羊頭多年帶隊的心得,深刻的烙印在我腦海中。

四天四夜在山裡,感觸甚多,卻很美好,即便遇上了風雨。一個登山隊伍能平安登頂、歸來,靠的是全隊一心的努力。遇到險境時相互提醒,有限的水源大家共享,風雨中互相激勵。
登山的喜悅來自於自我的挑戰以及一路上與人分享的過程,絕不是來自站在山頂與那冷冰冰的山腳點合照爾已。工作上亦是如此。

下山後,公司內詭譎的氣氛,人事整編的烏雲迅雷不及掩耳的飄來,壟罩在每位員工的心頭,颳起的風雨比山裡更令人難以折騰。然而,就像再有經驗的登山者也無法決定登頂時的天氣,公司的政策也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的。

愛惜自己的工作、愛惜自己的部屬、愛惜自己的專業

我知道只要心存善念,盡力而為,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