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

兩年的航行筆記

2013年的此時,我搭上了名為安成號的船,跟隨船上一百二十名船員,開往深奧的製藥海洋。正甫登船二周年,扼要的分享個人航行的小小心得。
初登船前的我,身上有技能幾乎得被晾在一邊,每天尾隨著領班,在下艙開始讀標準操作程序(SOP),學習操作船上不同的發動機與輔機系統,一直在訓練三個月後,我才能像其他水手般,熟練的操作儀器而不犯錯。每天過著準時上下班的生活。一年後,或許因為曾涉獵過航海的相關書籍,輪機長認為我在船上可以有更好的發揮,於是除了操作儀器外,更賦予我新設備的學習與評估,以彌補現有機具的不足。於是,我彷彿從艙板頂的縫隙,望見了甲板上透射進來的曙光,令人興奮又期待。印象很深的是有好幾個星期,我早上都迫不急待地進辦公室,恨不得馬上把設備原理讀懂,然後把精隨全和主管分享。也因此,陸陸續續的參與跨部門會議的討論,讓我瞥見甲板上的另一個世界。看船長如何評估時勢,見風轉舵,看各部門主管如何統籌分配資源,同心協力,讓船即便遇到險惡的氣候,也能勇敢的朝目標前進。

船上的伙食豐富,船員優渥的福利,亦能兼顧健康與生活,在插著台灣國旗的船艦上實為少見,但也因此讓整艘船艦的財政收支無法平衡。然而儘管船上揹著沉重的債務,四處遊說募資,老闆始終相信我們這群水手能在波濤洶湧的製藥海中找到新大陸。

航程中有陽光下一望無際的湛藍,也有雷電狂風暴雨的呼嘯,
在驚滔駭浪中,我與同事們努力的划著槳,頑強的抵抗大海的吞噬。在風平浪靜的夜裡,我望著一片漆黑的海洋,期待著有一天太陽升起時,會因發現遠方陸地的蹤影而感動的落下淚來。

兩年來,掌舵的人換了兩任,船副也走了兩個,甲板上的權力角力的腥風血雨,不是我們下艙船員能夠理解的。當然,我們部門也有適應不良、暈船、中途下船、投靠友船的水手。初登船時,天真的我以為願意上船的人,都是抱著幢景、挾著熱情,一起為探索未知而努力。慢慢的,我理解到,大家做的其實是不同的夢,大部分的船員只是此時此刻恰好在這艘船艦上相遇罷了。逐漸的,我又在船員中找到了與自己有相同目標的同事。

在剛起步的製藥業,我們仍在顛沛流離中摸索,安成號是艘穩健而正派的公司,我們雖未曾嘗過成功的果實,沿途上的風景與共事的人都是令我難忘的回憶。
過去,我很高興能在偶然的機會登船服務、學習。未來,無論船長帶領我們航向何方,期待自己還能保有今日的熱情,勇往前進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