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

戀愛紀念冊2015 (中)

八月份,台灣陸續被兩個中度颱風夾殺,打亂了許多朋友的旅遊計畫,尤其是喜好爬山的山友們。其實颱風夏季拜訪台灣,就像冬季大雪降在歐陸一樣,稀鬆平常。整個月,上班的八小時,精神被禁錮在狹小的電腦螢幕前,專注於一行行代表著藥物特性的數據,偶爾睡覺時還會若有似無的擔心著如何改善分析方法。我頭一次意識到前輩們的忠告,工作窄化人們生活圈的魔力。而第一個被犧牲的就是派克猴子的旅行箱,荒蕪了近一個月,反映了一攤死水般的生活。第二個就是Polly,身為她男朋友也越來越不稱職,無論是相處的量與質都打了折扣。
就醫不能等到病入膏肓,生命的調色盤不能等到黯淡了才來後悔。縱然暫時沒有供我寫美麗詩文的素材,也無法有長途華麗的旅行,我奮力地跨越現實的藩籬,繼續寫我們的戀愛紀念冊,這次回到那座我心中永遠迷戀的城市、有說不完故事的老地方 - 台南。
走出車站,熟悉的陽光曝照著田野,也感動了胸前的與腋下的的汗腺,很快地讓汗水沾濕了整片的上衣,空氣中瀰漫著舒適的慵懶氣息,逼迫我們放下了平日疾速的步調,細細品味城市的紋理,開始靠著自行車與雙腿靈活運用,緩慢的閱讀著僻靜大街小弄。我們依著運河安平路直騎,沿路上的歷久不衰蝦捲、蜜餞、蝦餅、布丁、滷味、麥芽餅等老店,像跑馬燈般掠過我們的視線,但偶爾也會忍不住聞香下馬。
有的店面換了全新的裝潢,產品有了精美的包裝,不只滿足在地人的嘴饞,更擄獲了外來觀光客的心,一口咬下,盡是濃濃的道地古早味。嚴格說來,魚皮湯、肉燥飯、蝦捲或是豆花,都稱不上是人間美味,卻保留著這古老城市的庶民飲食文化。
午後的安平,我們隨著時光倒轉,散歩在安平港旁一幢幢矮樓的舊時光中。在台南市政府細心的經營擘畫下,讓舊日繁華的商業洋樓,以及日治時代的矮建築有了嶄新的面貌。我們可以認真地從牆上的老照片,了解這裡的過去,也可以在一旁的小店鋪,點一杯涼的,坐著乘涼。當教育部與反課綱的學生,為了幾個歷史書寫文字爭得面紅耳赤時,這些老房子,只是無言的、靜靜的看待政府的矯枉過正,學生們的淺薄無知,跟著時間與荷蘭人、日本人的遺風一起走入歷史。
在一旁的古藤老榕盤據了德記洋行的老倉庫,當時友善的台南人並沒有和榕樹計較,造就今日恰似吳哥窟塔普倫寺、宮崎駿動畫裡拉普達的景色。這些年逾百歲的老榕幸好長在這充滿人情味的舊城,在台北,樹與人爭地的下場,通常是被驅之別院或死路一條。
我們的戀愛紀念冊也在老榕的見證下,長長久久,
希望有一天當我們白髮蒼蒼時,還能緩慢的踏著自行車,再回到樹下來乘涼。
忘了上回握毛筆是何時了,但今日在朱玖瑩故居中,振筆疾書,有如神助。
對我來說,書法曾是小時候求學階段的一大奮鬥過程,費了很大的功夫去臨摹習帖。長大後才發現,左撇子的我能用右手寫字完全得歸功於書法筆功的調教,調皮好動的個性也因實習書法而能心定專注。留學後,更發覺書法蘊含著中華道統文化,是力與美的結合,尤其在事事講求效率、迅速的時代,書法的慢工,更值得我們去細細品味。
離開台南八年餘了,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,老樓房、小吃攤與飲料店起了微妙的變化。更精確的說,深厚的文化底蘊吹起了在地復古的文創時尚,讓歷史注入了活水,也造就在地不少的商機,尤其一些土生土長的年輕人,甘願與自己的故鄉對話、從古物汲取靈感,將台南的生活美學散撥出去。正興淺草商圈、府中街文創商圈的幽靜巷弄間,都是非常值得一逛的老房舍,年輕老闆會非常熱心的將他們手中的熱情,傳遞到遊客身上。
絕對不像淡水老街、三峽老街或松菸文創般的複製貼上、了無新意。
這些都要歸功於政府的用心規劃以及台南相對低廉的房租,給了有想法、有熱情的文創青年很大的揮撒空間。
剛好逛到民生綠園,便順道走進這間位於二樓的奉茶飲食店,店裡泛黃的燈光,記錄著不少我大學美好的約會生活,今天是我第二次帶Polly來此回味。任憑時間在滿桌的火鍋料、甜點與茶品間蹉跎著。在台南用餐,普遍不用事先訂位,也不必煩惱用餐時間限制,通常也不需外加10%的服務費,在對於在台北生活的我們,光是這幾點就夠吸引人了。
我隨口問Polly說 : 咱們搬來當台南人如何?
Polly: 我隨時Ready!
反而是我對於目前的工作有些眷戀,無法瀟灑說走就走,暫時在台北還得待上好一陣子。
移居鄉里,目前只有進度表,沒有時間表,但是我相信,台南一定會耐心的等我回來。

挺著寶嘟嘟的肚皮走回旅館,對面西門路旁的藍晒圖吸引了眾人的目光,不久的將來,這一片司法宿舍將改建成藍晒圖文創園區,荒廢的角落、頹圮的房舍並不會因此消逝,而是挾帶著歲月刻畫的時間感,以溫柔的方式走向現代,我引領期盼著。
飯店裡的休閒設施,並未寫進我們的戀愛紀念冊裡,因為外面的風景早已佔據了我們的心思,倒是小花小豬在房裡玩的不亦樂乎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