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

外婆的和平島(下) - 送你遠颺

民國一百零四年五月九日,是外婆遠行的日子,要去一個你我都不曾到過的地方,那個地方世界地圖上找不到,維基百科也沒有,簽證條件和手續都特別嚴格,只有心存善念才去的了,連要搭乘的交通工具也很特別。一堆的未知,容易激起人強烈的好奇心,尤其是像我一樣喜愛旅遊的人。
舅舅和舅媽替外婆買了地藏王菩薩列車,或許外婆覺得我乖,也把我列在18名服務人員之中,讓我有機會開開眼界。
一大早我們跟隨簽證官以及六位幫手協助外婆申請簽證,他們問的問題我沒有一題聽得懂的,我於是好奇的請教了一下一位助手,原來是我功力太淺,幫不上什麼忙,只能幫幫湊湊人氣。我心裡想:其餘16名的功力應該也好不到哪裡。

沒想到,神奇的外婆在三個多小時的質詢後,一次就拿到了簽證,
外婆怎麼看都是善良的人,要不是簽證官口音太重,一小時內就該拿到了,我們就可以不用費神聽那奇怪的問題。
簽證官於是拿了三本地圖,翻了又翻,嘴裡念了又念,仔細的把待會要走的路線規畫好告訴舅舅,以免到時外婆迷了路。接著貼心的簽證官連換匯的地方都幫我們找好了,就在離使館不遠的地方,我不禁問爸爸這樣有沒有可能簽證官和銀行勾結,給我們較差的匯率。
爸爸說:差不了多少,方便就好。
舅舅和表弟換匯時,我們其餘的人築起人牆,畢竟錢財不要露白,我們換了好多好多錢給外婆,她一定可以在目的地吃好住好。
只是我擔心外婆身上帶那麼多現金,路上會不會危險?
應該是舅舅忘了和行員說我們要用電匯的,既安全又比較節能減碳。
十點鐘,外婆帶著滿滿的鈔票,穿的漂漂亮亮的,風光的坐上遠行的列車,
舅舅和舅媽幫她訂了最豪華的包廂,也請了最專業最安全的駕駛。
出發的車站非常寬敞,裝飾得非常華麗,並且布滿了鮮花水果。
下午一點半,終於我們有了用武之處,
因為只有外婆有車票,我們在車子出發前,做最後的送行,
17個服務人員聽從司機的指示,各自換上不同服飾,接掌不同的工作,我涉世未深,頭上綁了條毛巾,被派做當跑腿小弟,不像C.W.Chen和舅公,借重他們美食的專才,被挑選當今日的廚師,而兼具細心和美貌的媽媽和阿姨們被指派當車掌小姐。
大家遵照司機的指示,輪流打點車上的一切,我私底下和司機聊上了幾句,他說外婆要去的地方很棒,從他專業的談吐語氣,把外婆交給他實在令人放心。

車子啟動前的時光,難免有些捨不得,但我始終愉悅的帶著笑容,
總沒有乘客希望看到愁眉苦臉的服務人員吧!!
阿姨舅舅們在道別時,說出對外婆的感謝,
還是忍不住的熱淚盈眶,
我想這就是身為人最脆弱也是最美麗的地方吧

跑腿的我,照理沒有置喙的餘地,
但司機望我誠意十足,讓我短短的講了幾句話,
我望著打扮時髦的外婆,謝謝她邀請我餐與今天的送行會,我承諾她會把今天精彩的故事,寫在我的旅行箱中,那天她無聊了,可以上來回憶回憶,想想遠方的我們。
不知哪來的議員立委們,不分黨派藍綠,也來替外婆送行,
彎腰的姿勢做的標準,表情也是一致的呆滯,
我真想跳出來問問他們的心中到底有幾分真情?
廚師插上封釘的鑰匙,便發動了車子的引擎,
下午三點半準時出發,外婆高興地向我們道別,
謝謝舅舅與舅媽這些日子精心的安排,以及我們這一整天的辛勞。

剛出發的路上下著滂沱大雨,外婆坐在厚實的車子上卻一點也不用擔心被淋濕,
我們目送她越來越遠,逐漸消逝在遠方永恆的回憶裡,
我輕輕地揮揮手,默默的祝福外婆一路順風,旅途愉快。
晚上,我們工作人員在基隆圍爐,即便大家從早到晚累了一天,桌上的菜餚依舊吃的津津有味,
尤其是我更是狼吞虎嚥的吃,是我平常不會做的舉動,
大概是累積太多的感動,想要全部都吞到肚子裡去。
為了送外婆遠行,讓親戚們得以再度相聚在一起,
這是令我最感動的一幕,我想起當兵時連長對我們說的一句話:

「朋友少一個,再交就有了,親人少一個,就永遠補不回來了。」

人的軀體無法永生,
但若讓別人想得起你,願意想起你,想起你的時候,會覺得心裡暖暖的、快樂的,就是永生了,

我們是不是該好好的善待他人,尤其是我們的親人呢?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