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箱

牛鈴聲中賀羊年 - 終點

上午8:49

大雪紛飛的早晨,踩著冰冷的腳步,我們將行李安全的送達少女峰山腳下的茵特拉根(Interlaken),車站附近有著好多東方臉孔,連飯店的留言板上也密密麻麻的寫著中文。這裡不屬於派克猴子旅程的一部份,我得拖著登機箱繼續趕路。
北上途中,順道帶大家去了趟琉森(Lucerne),陰濕的天氣,讓湖上的卡貝爾橋顯得暗淡無光,三顧琉森,恰巧都是看到她憂鬱的一面。沿湖的整排餐館,幾乎沒有遊客上門,服務生閒的發慌、老闆愁眉苦臉。
我們頓時舉棋不定,也只好碰碰運氣走進了這間名為la terrazza的義大利餐館,
分別點了四種不同的商業午餐,一份約20法朗,含湯、沙拉與主餐,十分划算,“用餐”成為在琉森短暫停留中,最美好的回憶。
下午三點三十五分,我拖著登機箱上路,一路北上到蘇黎世機場旅館,等待明早飛往台灣的航班,C.W.Chen則帶著其餘團員返回茵特拉根,享受接下來一星期的優閒度假樂活。
坐在返家路上的列車,窗外的景色像跑馬燈般反覆的撥放著,我的思緒也跟著反覆打轉,回想著這趟旅程收集的驚艷,得到的體悟與學到的灑脫。
當天晚上剩下的體力,只夠讓我吃了條小三明治配上一大瓶鮮奶,勉強的將手邊剩下的明信片寫完寄出,然後悠然入夢。
將近14小時的飛行時間,我陶醉在一部接著一部電影劇情裡,絲毫沒有樂不思蜀或近鄉情怯的惆悵,我明白無謂的眷戀只會阻礙自己前進的步伐,讓心情陷入憂鬱的漩渦。
回到台灣當晚,脫下了陪伴我兩星期的登山服,卸下了旅人的身分,將登機箱裡的衣物通通洗淨,準備好心情,明天上班披上實驗衣,繼續以研究員的身分,開啟另一段令人期待的長途旅程。這趟旅程不用自己掏腰包,每月還有豐沛的薪餉與聰明的夥伴陪我一起衝刺,也是是件幸福快樂的事。

也因此這13篇「牛鈴聲中賀羊年」遊記,下班後拼拼湊湊,延宕到兩個月後才全部完稿。


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

有空留個言吧

SUBSCRIBE

終於,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,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,
第一部: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。
第二部: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。
第三部: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。

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