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

不離不棄

每隔一段時間,身陷囹圄的阿扁就會被拿出來報導一番,他喪志的醜態、病魔殘身的狼狽,彷彿在提醒著這會大眾,在法治國家,貪汙官員所受到的懲罰,不因身分而有差別待遇。在牢獄禁錮長達六年,對一位當過八年總統的人而言,心靈上所受到的創傷已超越了肉體的死亡。

四案三審定讞,一共被判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,證明阿扁的罪不是用「政治迫害」就能輕描代寫過去的。折磨至今,他依舊不肯認罪,甚至道歉,阿扁的字典裡永遠找不到懺悔兩個字,昔日高明、能屈能伸的政治手腕不見了,對於出獄沒有期待,可憐兮兮的任憑生命在牢房裡流逝。

對於阿扁的處境,我並不感到悲憤,因為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標準,誰超過了線都得接受懲罰,不能因為犯人受不了折磨而法外開恩,亂了章法。身為一般百姓,我不懂甚麼法律條文,也沒領教過政治舞台上的明爭暗鬥。那些說這些都是馬英九政治陰謀的人,始終拿不出有力的證據,那些吵著要釋放阿扁的人,也只能拿「族群和解」與人權的口號呼籲。這麼多年,一個人、一顆大鎖將台灣社會分成藍與綠。然而,在一次一次的分裂過程中,我看到了政治算計外的溫暖的人情。

2008年阿扁的入獄,讓綠營的選情兵敗如山倒,藍營食髓滋味,在往後每次選戰上,只要把阿扁的事蹟拿出來晃一晃,就可以抖出許多支持的選票。但綠營候選人從未把阿扁當作毒蛇猛獸的切割,不斷的有昔日的戰友到監獄噓寒問暖,想辦法改善阿扁在牢獄的就醫環境,找到機會就連署呼籲執政者特赦的可能性。不離不棄,從扁入獄的第一天起。他們不計較阿扁真若被釋放後,會如何衝擊自己選情,他們在乎的是,昔日好端端的戰友,正飽受不自由與病魔的煎熬。

現在呂副總統要以絕食表達強烈訴求,讓我不禁感動地寫下這篇部落格。

反觀馬英九在綠營不堪一擊時,當上了總統。時間慢慢的過去,阿扁牌漸漸不好使了,這次的縣市長議員選舉,社會上出現 "支持XXX 等於支持國民黨",或是"支持XXX等於支持馬英九"的口號,馬主席所到之處,候選人避之唯恐不及,車輪的黨徽也成了票房毒藥。選輸了黨內開始逼宮要他辭黨主席,他總統尚未卸任,新生代已蠢蠢欲動,為自己的政治版圖的角力戰做準備。

普遍的社會大眾認為,藍綠的最大差異在於統獨、台灣主權的認知。
但我認為,兩陣營最大的不同在於患難見真情與利益的算計

在金錢與權力的誘惑中,人情到底值幾兩重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