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

沒有旗幟的選舉

這幾個周末打算暫時擱下福爾摩沙的收藏,打算乘著柯p的公民獨木舟,為這位有理想的醫師盡點心力,順便看看這座城市的脈動。因為一直往外縣市跑,並不能改變我住在台北的事實;老是在電視前怒罵車輪黨的抹黑,連勝文的票也不會因此比較少。於是,我要走進台北、實際捐款、落實拉票。

這周末,帶著爸媽到柯文哲的競選總部,這間位於吉林路上,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店面,若非特別留意,很可能錯過。總部頭幾乎沒有裝潢可言,幾張小桌子與板凳、一個臨時搭建的櫃檯、極簡陋的布置。一眼望去,沒看見柯文哲的肖像或任何競選標語,幾台半大不小的平面電視,播著沒有聲音的新聞,捐款義賣的商品更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,如此格局,很難與高民調的柯p聯想在一起。

直白的說,這裡給我的第一印象是 - 簡直遜斃了。

今天下午來了位做植物染的媽媽,滿腔熱血的教民眾如何從周遭的植物中變出天然繽紛的色彩,整整兩小時都在講植物和生活的關係,我和爸媽頻頻的打哈欠,這又讓我大大的失望一次,爸爸甚至開始感到無聊,吵著要離開。我以為前來這裡的民眾應該要義憤填膺、滿腹權貴、烏賊的牢騷,然後高分貝的吶喊"柯p凍蒜",因為這才像我從小喊到大,台北選舉的模樣。彷彿少了聲嘶力竭的呼吼,候選人的氣勢就差了,氣勢差選票就會少。但是,呼喊完之後呢? 車輪黨照樣每次贏得輕而易舉,弊案打垮不了他們、既得利益的共犯們總能安全的地躲在車輪傘下。在過往藍綠對決的勢態下,綠軍幾乎毫無空間,於是在選前也只能大聲吆喝,解解心中悶氣。

投過無數次票,政治天王站臺的熱鬧、滿街旗羽飛揚的混亂,早已形成了台灣獨特的選舉文化。我也早已習慣在各種造勢場合,隨著台上的明星呼聲鼓譟、挖苦車輪黨後賣力揮舞著手上那支代表支持的小旗幟,高喊凍蒜。直到2014年的今天,無黨參選的柯文哲醫師,幫我上了一堂寶貴的政治課。裡頭的志工告訴我,柯文哲堅持不插旗、不開宣傳車、不到處架舞台造勢、不買電視廣告的選舉策略。當包裝越來越少時,料也就越來越明顯,他選擇讓整個選舉回歸理念,讓對立的氣氛降到最低,即使存在著愛興風作浪的媒體。他將市政藍圖與選舉支出清楚的在公布在網路上,經濟又環保。競選總部說穿了,只是為了有個場所可以開記者會,有個櫃台可以接受捐款。
雖然不如搖旗吶喊有趣,我深深的感到這次的選舉,讓台灣民主又向前了一大步。諷刺的是,曾是為實現政治理想的藍綠兩黨,在選舉時往往讓政治口水淹蓋了理念,現在居然由一位醫生將誤入歧途的藍綠,導向正途。

無論柯文哲是否能如願當選市長,他幫助了台北市民看見了藍與綠之外的顏色,我由衷的感謝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