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

老地方會老朋友

自從爸媽搬到淡水後,我逐漸有機會接觸"鄉下"小孩,家裡附近的國小,全部年級加起來不到10班,大家像兄弟姊妹般地玩在一起,升上國中大家依舊能同在一起,運氣好的話,到大學才會各分東西。如此水乳交融的情感,是用金錢買不到的,尤其是當人一步步踏入現實社會中。

我從小求學都遵照政府安排,直到大學才離開台北。記得小時候同學雖然都玩在一起,但能力分班、升學導向的課程規劃,同學多半來自城市四面八方。小學被編到別人眼中的放牛班,瘦弱的身軀一樣跟著同學打架鬧事,享受稍微念點書就能拿第一的感覺,然而,小學畢業之後幾乎就沒有同學和我上同一所國中。國中之後,一路被編入讀書班,堅強的師資陣容,每周排名的強壓式教育,造就了一大票台政清交成的學子,為國家培育出不少人才。可惜的是,這樣的學習組合,即便畢業後大家有穩定的工作,有不錯的社會地位與薪水,想辦場同學會可說是遙不可及的夢,大家彷彿將國高中的學習視為升學的手段,並非生命的過程,而沉浸在如此單一價值觀的日子居然長達六年之久。

幸好,在大學生活中,我慢慢知曉義氣是多麼棒的感覺,嘗到大家同心協力合作的感動。老地方會老朋友是要訴說我們一群大學同學,來自台灣各地,踏著不同夢想,再一次地像十四年前的大學時代那樣歡聚在一起的一段旅程。
  • 時間:05/31/2014 ~ 06/02/2014 三天兩夜 
  • 地點:台灣苗栗縣 
  • 成員:Pakermonkey猴妹Polly一帆許型冠云小胖小胖妹 共9人 
  • 交通:TOYOTA Camry,許型Toyota 
  • 駕駛:猴妹、許型。 嚮導:猴子 。 攝影:小胖
  • 住宿:陶然山莊   馬拉邦度假山莊 
  • 旅費:3550/人
北部由猴妹領軍,從台北出發一小時左右就抵達頭份,南部由許型帶隊,從台南驅車北上,11點準時會合前往南庄老街。正值梅雨季節,老街道一路溼答答,躲進媳婦的老店,一桌不到2000元台幣的合菜很快的溫暖大家的胃。
老街上店家不停塞給請我們試吃產品,雖然大家吃得飽嘟嘟的,還是大方的伸手將一杯接著一杯的桂花釀、水果汁、麻糬以及蛋捲往嘴裡塞。整條老街幾乎都在賣吃的,但是和淡水、九份或者奮起湖的不同,這裡賣的是客家風味的產品,不完全是為了討好觀光客而來。我們很捧場的從頭逛到尾,猴妹也很盡力的促進地方發展,在這裡就買了不少戰利品。
桂花釀是南庄的土產,別的地方很少看到。其中又以名為"屋簷下"的創始店最為道地,絕不添加任何化學香精。

接著驅車南下來到蓬萊溪護魚步道,原本應該是清澈的溪谷,配上滿池的魚群。結果可能因一連幾天的豪大雨,讓溪水混雜著大量泥沙,一條魚也沒看見。我不是魚類保育專家,但看到站在河床的怪手以及人工砌成的河床,使這一片護魚的美意,顯得格外矯情造作。
蓬萊村內遍地開滿了民宿,專門誘惑我們這些平時呼吸不到新鮮空氣的都市人。其實這附近沒有什麼特別著名的觀光景點,但光是能夠遠離塵囂就夠迷人了。陶然山莊是今晚我們投宿的地方,受到看見台灣的啟發,在選擇民宿前,必定以合法不破壞環境為首要考量。住宿包含了晚餐與隔天早餐,民宿附近方圓幾公里內找不到任何店家。
夜幕低垂後,房客們聚集在庭院裡聊天,民宿主人給了我們一顆天燈,大家很認真的在上頭寫滿自己的願望。有人期望身體健康、世界和平,有人寫上中統一發票,工作業績長紅,有人希望能常常出來旅遊,而我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〝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〞,一隻貓接著補上〝KMT下台〞呼應。
天燈裡燃起熊熊火焰,載著大家的願望冉冉升空,越過屋簷、飛過樹梢,朝向遙遠的星空。我們盯著這盞微微亮點,越飛越高,越飛越遠,直到被漆黑的夜幕給吞噬。上面天馬行空的願望不見得會實現,但肯定的是這盞天燈給了大家熱鬧且有趣的夜晚。

第二天,告別了蓬萊村,沿著蜿蜒的山路來到苗栗火車站,
昨晚還在台中練功的一帆在此銜接上我們的旅程。

正值端午佳節,我們在傳統市場買了粽子與幾疊小菜,打算背到山上去享用。
馬拉邦山是今天的目的地,車子駛過一畝畝的草莓田後,歷經水泥鋪成的羊腸小徑,停在今晚下榻的民宿 - 馬拉邦度假山莊。由於現在既非草莓結果又非賞楓季節,即便是連續假期,也是人煙罕至,恰好符合我們想追求的寧靜。

從天然湖登山口出發,慢慢閒晃大約兩小時可登頂,沿路連續直上的陡坡,給了平時少運動的上班族們不小的考驗,小胖和許型揮汗如雨,但還是憑著勇氣與毅力登上了山頂。
因為地形的關係,僅1406公尺海拔的馬拉邦山,已將我們深埋在濃霧之中。
山頂上,除了清楚的看見手中握的那顆肉粽外,什麼展望也沒有。
原本計畫午餐後繼續下石門古戰場紀念碑,但顧及所有團員的安危,我們在山頂上足足休息了一小時之久,等到吃飽休息足了,才踏著輕鬆的腳步回民宿休息。

回到馬拉邦度假山莊第一件事就是沖澡,換輕便服裝。大家舒服的攤坐在寬敞的前院中,女主人與其他房客熱切地過來和我們泡茶聊天,許型和一帆拿起球拍就在乒乓球桌上過招,在享用民宿主人拿手的家鄉菜前,我們在涼亭裡吆喝了場桌遊。
遊戲間,烈日驕陽已像顆煮熟的蛋黃,隱沒在群山之中,天色一暗,高掛在天邊的月亮隨即綻放出微笑的光芒。
晚上在房裡,大家更是將體力毫無保留的用盡,一直熟睡到天明。
隔天中午離開馬拉邦之前,民宿主人熱心地幫我們照了張大合照,她說她會將照片洗出來護貝,貼在後面的布告欄上。感謝這兩天傅莊主的招待,近幾年來,在民宿經營逐漸趨於商業化的同時,有幸能遇到依舊充滿好客之情的山莊主人,實在是旅遊中的一大福氣。
舊山線鐵道的勝興車站,以及附近的龍騰斷橋,是老地方會老朋友的終點站,我們既不是鐵道迷,現在也不是滿山油桐花盛開的季節,卻有我出國留學前留下的美好回憶。
五年後的今天,雖然遊客變多了,但店家依就很努力地維持古色古香的建築,以及滿街傳統的客家好味道。台灣有不少像這樣的小村莊,像是烏來、阿里山、奮起湖、知本等,因為極力發展觀光,變得遠近馳名,旅館餐廳蓋的豪華,賺進了大把鈔票,卻再也感受不到當地原有的風情。
網路的確有效率的讓資訊更加流通,我冀望著這些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小城不會被人潮與錢潮給淹沒,好讓未來的台灣子民有機會體驗這份小城風韻。我們兩部車也在這個充滿古意的小城裡分道揚鑣,回到各自所居住的城市。
不變的風景,依樣的巷弄,回不去的青春年華寫在大家臉上。原來我們都只是滄海中不起眼的幾顆砂礫,緣分來了恰好將我們吹在一起,無情的現實又將我們各分東西。而相聚的那一片刻、那一種閒適,是相片中帶不走的風景,迴盪在你我的回憶裡。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