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4日 星期六

2014菊島的邀約

今年的員工旅遊,福委會一口氣提出了五種不同風味的旅程,讓員工依喜好有多樣的選擇。

最熱門的,是前往北國京都大阪購物的金錢外交之旅,不喜歡瞎拼的,也可以選擇在中南半島的扁舟上,享受世界級山水的下龍灣景緻。如果不想出遠門,可以選擇入住五星級酒店,在後山幽靜的太魯閣國家公園裡度假,怕無聊的,也可以飛越黑水溝,拜訪前線的金門戰地風光,來一趟講古之旅。當然,喜歡刺激的,陽光、海浪、仙人掌的澎湖踏浪瘋狂遊是最佳的選擇。

從頭到尾參與這五個目的地的議價與行程安排,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澎湖。我們這一團一共26人,無論是年紀、男女比例、瘋狂程度,都是最完美的組合。妹妹剛考完資格考,剛好搭上我們的順風車,讓碧海藍天,洗去他一個月來埋首填鴨的不快。
飛離了身陷梅雨季節的台灣本島,熱情的陽光帶著鹹鹹的海風,在馬公機場迎接我們這群快要發黴的都市小孩。都還來不及去飯店放行李,海風一路將我們吹上了吉貝島,一頓海鮮餐下肚後,一個個平常端莊的上班族,換上了泳衣泳褲, 瘋狂的在沙灘上舞鬧著,嘻笑聲隨海浪起伏,散發出一整個下午的年輕活力。

今晚,為了鼓舞白天揮灑汗水的三鐵選手,舉辦單位特地加放了一場海上煙火秀,我們何其幸運趕上了這股熱潮,讓來澎湖的第一晚,就多了這分難得的驚喜。觀音亭前站滿了人群,彷彿全澎湖的人都聚到這裡來。
我們買了杯生啤酒,靜靜地作在矮牆上仰望天空,看著一朵朵煙花從海上綻放開來,七彩的花火前仆後繼照亮了整片潔淨天空,這可不是101雞毛毯子般的煙火能夠匹比的。妹妹喝完一杯,還想續杯,可惜店家早已收工打烊,回家路上,順手買了杯飯店附近的豆花,伴我們入眠。
清晨,揮汗如雨的鐵漢及鐵娘子們,頂著30度的艷陽,穿梭在馬公的巷弄之間。看到他們全身結實的肌肉線條,團員們不禁停下觀光的腳步,大力為他們加油喝采。而我除了敬佩之外,更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他們其中一員。
緊跟隨著導遊小許的腳步,我們走進了澎湖的歷史胡同,一磚一瓦依舊可以找到明鄭所留下足跡。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小許,用幽默的口吻,從歷史、地理、宗教一直講到政治,帶著海口腔調的話語中,流露出濃厚的愛鄉愛土之情。

我突然有種體悟,再美古蹟都是死的,但藉由導遊之口,放進了背後的情感與思想,
寺廟不再只是擺放神明的地方、老街也不只是商家雲集的窄巷,石滬、燈塔、咾咕石更不是提供遊客拍照背景爾已。旅行,除了親眼捕捉有形的美景外,更值得收藏是無形的文化資產。
午餐,在熱鬧的菊島之星樓上享用合菜,容的下三十餘桌的海鮮餐廳,在澎湖算是少見的了。菜色很一般,比不上街邊沒有招牌的海鮮小館,但在焦熱的正午,光在餐廳裡吹冷氣,喝風茹茶就覺得很幸福了。小許交代大家別吃太飽,待會要搭乘一小時的快艇前往南海諸島中的七美與望安。
一路上意外的風平浪靜,沒有任何人暈船,嘻嘻哈哈的歡笑聲中抵達望安島。一上岸遊覽車就在岸邊待命,送我們到島上各個景點,儘管太陽使勁地發熱,車子裡永遠保持最舒適的26度,如此便利的安排,抹煞了在離島中冒險的感覺。
由咾咕石堆砌而成的花宅村充滿著古意,從頹圮的磚瓦中,可感受到村落的凋零的痕跡,大多數的房舍已不堪使用,村民多半投奔繁華,留下的居民在門前販賣傳統點心,靠著觀光客的一點收入,守著自己的家園。或許是夾雜著土地的情感,這顆手工黑糖糕,是我在澎湖吃過最美味的點心。
島上四處可見的落花生田,就像在地澎湖人的性格,默默的付出,不求聞達。
當船抵達七美島時,已是傍晚時分,海岸各景點披上了一層暮色,我們大概是今天最後一批登島的遊客吧。在七美搭遊覽車沿路呼嘯而過有點可惜,尤其在涼風吹撫的向晚。這裡的海岸線有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驚奇,過於矯情的雙心石滬,反而生硬的缺乏美感。
回程路上,我盤坐在遊艇甲板上,一面望著激起的浪花,一面向遠方的夕陽說聲晚安。
帶著滿身的鹽巴回到飯店,已經分不清是來自汗水還是海水,沖去一身的鹹味,樓下Seven提了一手金牌啤酒與一袋鹹酥雞,三五好友圍坐在床上,一面暢飲一面聊著平時上班不曾談論的秘辛,原來表面平靜歡愉的公司中,私底下卻暗潮洶湧的澎湃著,還好,與世無爭的我,總能置身事外,一笑置之地做個局外人。
晚上努力放酒,白天醒來又是一隻生龍活虎,可惜旅程已悄悄地到了最後一天。
中屯的風力發電廠,是澎湖發展低碳島的象徵之一,遊客們紛紛在近三十公尺高的風車前爭相留影,明明只是把扇子,居然也能成為觀光景點,叫核能及火力發電廠情何以堪。
蔣中正下令建造的澎湖跨海大橋,無意間成為陸客留影的標地,不到四年的時間,滿澎湖騎機車的遊客漸漸被整批搭乘遊覽車的陸客給取代,西裝筆挺、頸上掛著單眼相機是他們的註冊商標,卻和這裡的風景非常不搭嘎。
埋藏在西嶼小徑中的二崁聚落,帶著望安花宅聚落的古樸。牆上寫著具有濃郁鄉土味的打油詩,只有懂台語的人方能體會。留在這裡居民們在家門口販賣傳統杏仁茶、烤小卷以及檀香,一方面維持生計,一方面傳播文化。
日正當中,來碗大碗的玉冠嫩仙草是最清涼退火的享受,連平時不嗜甜食的派克猴子也禁不起這股誘惑。只因這是台灣最迷人的古早味剉冰,尖尖的一大碗公,充滿霸氣,讓人從頭頂涼到腳趾。
海上牧場是告別菊島前,最後的禮讚,海上平台上吃到飽的現烤牡蠣,讓每位團員裝著滿肚子的蛋白質以及鹹鹹的海水坐上了飛機。
回到台北,骯髒的廢氣迎面襲來,我快速的躲進了水泥建築,默默的期待著下一次離開這座城市。

相同的島嶼、一樣的風景,甚至在相同的季節。這是我近年來第三次來到澎湖旅遊,你可能會想問,到底是什麼值得我一來再來,其實答案非常簡單,或許是潔淨的海水、純樸的居民以及新鮮的海產,但真正讓人流連忘返的是在陽光下每張燦爛的笑容。
人,永遠是旅程中最重要的元素。感謝同事們,陪我度過這段難忘的假期,不只是數不盡的歡笑,還包括一份誠摯的歸屬感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