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

千年一笑探吳哥 (1) - 看石頭

進入柬埔寨,遍地黃土,湖水翻起了大量的泥沙,像是土石流過後退去的泥濘。居民沿湖架著殘破的高腳屋,不堪一絲風吹雨打的模樣,讓人看了心酸。這座洞里薩湖,堪稱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,這裡的湖水濁而不污,蘊藏著大量的漁獲,正值枯水季,到處可見手持漁網的居民,沿岸捕撈,賺取極微薄的生活費。
坐著簡單拼湊的觀光渡輪,是住不起高腳屋的水上人家,捆綁好的廢棄油桶,搭上幾根木頭支架,房屋便隨湖水載浮載沉,渡輪經過激起的水波,足以讓水上人家搖晃個半响。水上的學校、教堂、雜貨店、餐廳,是他們生活的全部,但都不是我們這些觀光客會駐足的地方。
船上小朋友的童年,是在取悅陌生的叔叔阿姨中度過。
他們想盡辦法變出各種把戲,為了想得到一張不到10塊錢台幣的柬幣千元紙鈔。
自第二天開始,一連三天,我們搭著大遊覽車、小巴士、電瓶車、嘟嘟車以及萬能的雙腳,穿梭在石頭、樹林與人群中。導遊小羅與領隊鵬哥一前一後,像母雞帶小雞領著大家避開人潮、拜訪超過20個吳哥遺址,現在就讓我細細的回憶這些刻在石頭上的故事吧。

寶劍寺(Preah Khan)是我們第一個抵達的古蹟,建於西元1191年,是Jayavarman 七世為了埋葬父親所建造,最大的特色就是廟裡存放的靈骨塔以及供奉寶劍的高塔。當然,寶劍與陵墓周圍牆上鑲嵌的寶石早已人去樓空。寺廟前的的長橋護欄上,一群神明拔河的雕像,是印度神話中「乳海攪拌」的故事,只是這些神像的頭幾乎都移民到別的國家去了。小羅手上摸的這塊石頭是陰陽具,一共分為三段,代表婆羅教的三大神明,濕婆,毗濕奴與梵天。傳說摸上層會生男孩,中層生女孩,最下層摸不著。
原本在寶劍塔附近的第二個景點 - 涅盤宮(Neak Pean),因之前淹水造成地基鬆動,暫時封閉,上千個古蹟,錯過幾個並不會感到任何遺憾。於是直接前往達松將軍廟(Ta Som),達松將軍是吳哥王朝的名將,大概可以媲美三國時代的關雲長,一夫當關、萬夫莫敵。這座廟的特色是廟宇與卡波克樹早已融為一體,是縮小版的塔普倫寺。另一個特點,就是廟門口有一整排賣涼的。
接著第三座廟來到南邊的東美蓬(East Mebon),美蓬是柬埔寨語 "湖"的意思,也就是東邊的湖的意思,所以在吳哥城的溪邊也有西美蓬(West Mebon),現今的湖水早已乾枯,只剩下湖中心的供奉濕婆神的東美蓬寺。東美蓬寺共有三層,特色是每一層的四周都有石象與石獅守護著,這些動物逃過獵人的追捕,依舊神氣的屹立著。牆上一個個圓孔則是裝飾的石灰膏脫落後所遺留下的痕跡。
第五座是又稱做變身塔的比粒寺(Pre Rup),是國王火化的地方,婆羅門教相信輪迴,國王死後肉軀經過火化後進入下一個輪迴,再次下凡到人世間來保護子民。中間三座塔,是婆羅門教寺廟的特徵,長的與剛剛的東美蓬寺很像。
回旅館休息前,拜訪的最後一座古蹟稱作皇家浴池(Sras Srang),這座浴池比足球場還大,夠容納幾萬人一起洗澡了。下午吃飽喝足、休息充電後,開始進入吳哥通王城(Angkor Thom),這是高棉王朝最後的城都,Thom是大的意思,所以也稱做大吳哥城。大吳哥城十公里見方,共有五座城門,南邊的南城門(South Gaten)是保存最完整的一面,路的兩旁有各有54尊神明與惡魔,各自抱著七頭龍,是非常壯觀的「乳海攪拌」故事。進入大吳哥城必須換上小巴士,吳哥王朝,沒料到八百年後的人類會發明這麼大的交通工具,一般遊覽車通過不了狹窄的城門。
大吳哥的中心是巴戎廟(Bayon),也就是人稱微笑高棉的四面佛石像所在。廟裡一共有49座對稱的高塔,從四面八方觀看都相同。寺廟一共分為上下三層,最底層是整面的浮雕牆,刻畫了當時吳哥王朝的軍事征戰與市井小民的生活百態。第二層是神龕,也就是供奉神明的牌位。最上層,也就是明信片中最常看到的微笑四面佛。
巴戎廟西側的巴本宮殿(Baphuon),像是座體能訓練中心,走過彩虹橋來到神的世界,或許如此,陡峭的階梯,讓有些團員怯步,老實的在出口等我們這些猴小孩翻過整座寺廟。這裡的每一塊石頭上都標記著數字,是古蹟修復人員按圖索驥,將這些被拆散的石塊,一塊一塊的重新堆回它原本的位置。
爬下長長的階梯,比登上陡峭的台階更加需要勇氣。下了巴本宮殿,大家不由自主的癱坐在樹蔭下休息。小羅指著眼前這座三層的空中宮殿(Phimeanakas),將蛇精和真臘國王纏綿的傳說娓娓道來。大家的結論是,當國王真好!!
一路經過古代法院(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)的雕刻長廊,可以看到很多動物和仙女的雕像,連閻羅王都科的十分可愛,一點都不像書本上介紹酷刑的可怕。出了法院,便是一片大草原,稱為鬥象台(Terrace of the elephants),古時候國王便是在此看鬥象,最後的冠軍象便會用來當作國王的坐騎。小羅要我們仔細看牆上的雕刻,鬥象其實不是大象打鬥,而是騎在上面的人。但是,大象在發情時,可是非常兇猛的。
在鬥象台上草坪的最底端座落著12座小塔,就是十二生肖塔(Prasats Suor Prat)。這裡的12生肖跟我們認知的一樣。但是當小羅說越南的12生肖把「兔」換成了「貓」時,我忍不住笑了出來。他說若越南人聽到我們把「貓」換成了「兔」,也會發出相同的笑聲。
夕陽西下前,我們搭著中國政府捐贈的電瓶車,來到標高70米的巴肯山,欣賞熱情的金色探戈,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,此時爬滿了整座山頭,山上的巴肯寺(Phnom Bakheng)擠滿朝貢太陽神的人。金光賣力的從雲層中散出最後的光芒,總為浮雲能蔽日,我們終究沒能觀賞到美麗的晚霞。吳哥的石像們,也跟著落日謝幕,等待明日曙光的到來。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