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

初次落馬 - 2014萬金石國際馬拉松

為了保存體力應戰,228三天的連續假期,我老實地待在屋裡,哪裡也沒有去。因為想到這場比賽的入場劵,可是幾個月前,千辛萬苦候補報名才到手的。
三月二日清晨四點,淡水房舍外一片漆黑,但清晰的風聲雨聲從未停歇,媽媽開著妹妹的Camry,載著我和貓穿梭在空無一人的山路與海岸線。車子經過三芝、石門、金山抵達萬里的會場。我雖完成過數場馬拉松,但從窗外看到從石門到萬里21公里的管制道路,雙腿不禁軟了起來。起跑前的一小時,我們準時抵達會場,但是路邊延綿的車龍,終於在距離會場步行約30分鐘的山丘,找到停車的地方。換完衣物、抵達起跑拱門時,距離起跑只剩五分鐘了。
天氣和3個月前的台北馬拉松一樣,出發沒多久就已全身濕透。岸邊的風毫不留情的颳,大雨變本加厲的打,我依舊大步的邁開步伐,迎著風、吃著雨的前進。風雨在我身上留下了通紅的印記,但我的腳步卻越來越輕盈,居然費了不到一個半小時就跑到21公里的折返點。
然而,過了21公里後,我的雙腿隱約在抽痛著,我無情意志力卻繼續催著油門,直到28公里處,右腿膝蓋旁的肌肉的青春已燃燒殆盡,連帶著讓整條右腿不聽使喚。我放慢了腳步,但為時已晚,雙腿再也無法躍起。

我從沒料到,也從未想像過,有一天我會拖著風中殘燭般的雙腿在風雨中前進。心想:這下完了! 前面還有14公里該怎麼辦,是要棄權還是忍痛走完? 繼續走會不會增加傷勢? 可否在規定的5個半小時內完賽? 我頑固的意志力仍不棄的打著殘缺雙腿的主意.......

看著一位位原本落後的跑著從我身旁輕盈的掠過,路旁的海風颳起數公尺的白浪,發出狂傲的訕笑。笑我的不自量力,笑我的一身狼狽。

我沒有停下,因為我明白一旦停下來,身體冷卻,就完全沒戲唱了。這時,我想到C.W.Chen教我的健走,勉強用堪用的左腳,一步步的撐過了30公里。漸漸調整好步伐,雖然再也跑不起來,我卻漸漸將希望寄託在平安的走完最後的12公里。

沿路上,凡遇到路旁穿著雨衣、敲鑼打鼓、揮手擊掌為我們加油的義工們,我還是會咬緊牙根、忍痛的跑個幾步向他們致意。但是最怕看到的是沿路的攝影機,因為它紀錄下我跑馬拉松史上最狼狽的一頁。
不敢相信的是,我居然用這樣蹣跚的步伐,平安的走到終點。看到在終點等待的貓和媽媽,臉上的感動,早已忘了殘破不堪雙腿帶來的疼痛。最後得到的成績是 04:37:15,破個人最慢紀錄。
2014萬金石國際馬拉松為我上了一課,我看到自己身體的極限以及堅強的意志力。
然而,想成為成功的跑者,靠的不僅是堅強的意志,更需要一顆溫柔、謙卑的心。

能有今天的體悟,要感謝犧牲睡眠、在風雨中漫長等待我完賽的媽媽和貓。更要向我的雙腿致敬,在飽受折磨後,依然盡責的將我平安的帶回家。有你們的支持,在慢跑的長路上,我並不孤單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