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13日 星期五

三個月賞味期

轉眼之間,在空氣不怎麼新鮮的台北已經四個多月,在環境優渥的職場也待了三個月,生活圈逐漸縮小在不到兩公里的巷弄間,曾經雲遊四海的壯志也被牢牢的收藏起來。

從家裡騎小折到公司座位上,只要短短15分鐘,在諾丁漢時,從漢堡路騎車到實驗室同樣也是15分鐘,只是,陪伴我上下班的不再是蔥鬱的樹林,而是狹窄車道上川流不息的引擎聲響。巷口的自助餐店,是下班後直接前往的目的地,老闆娘夫婦每天供應著便宜又好吃的家鄉菜,卻少了留學時期,每天和室友們一邊燒飯一邊交換生活的樂趣。

晚飯後的運動與寫部落格時間,是一天所有精神的寄託,此刻,心靈可以像放風箏一樣,飛的又高又遠,等到收集足夠自由的空氣後,帶著滿足的心情進入夢鄉。

公司沒有加班的風氣,於是同事們努力地將時間做最有效率的運用。剛進公司,對我而言什麼都很新鮮,新鮮的知識和設備,新鮮的人,還有新鮮的職場文化。對於新環境、新領域總是不斷激發我滿滿的好奇心與求知慾,每天進公司總是期待有新的實驗可以嘗試。

然而,三個月的賞味期,我嘗到的不是如何駕馭儀器的快樂,也不是學習新知的快感,更沒有對科學探索的喜悅。我的字典裡卻硬生生多了 "職場倫理" 四個字。 我逐漸意識到,獨立思考是銳利的、過多執疑是挑釁的,而我只不過是部們眾多槳手裡的一位,船駛向何方,終究是是由舵手來決定。 我一直以為,航行要知道目標,才能激起槳手們的鬥志,卻忽略了自己只是隻菜鳥,完全沒有支配決策的權力。原來,讀博士班時,自己是論文的主宰,講求邏輯是唯一的依據,現在,主管才是計畫的主宰,服從倫理是我必須遵循的原則。

大無畏的粗神經,讓我每天能專注的工作學習,因為只專注於工作,每天雖然有不少心得,卻沒有完全獲得認可。工作與做研究最大的不同點是,上級在意的課題就是我要在意的課題,自己執著的觀點若不能得到上級認同,便是一文不值,浪費時間與資源的表現。我體驗到,太多的想法,過多的想像,不是現階段被允許的行為;我得認清,公司請人是為了獲得利潤,不是讓員工無止盡的沉浸在知識的探索中。永無止盡的學習是身為知識分子的職志,這次要學的是如何處事待人,一門充滿藝術的學問。

三個月賞味期,我意外發現自己的弱點,但對於工作的熱忱卻一如既往。公司待我不薄,對我也有一定的期許,感謝大家這段期間的包容與意見,我得調整心態,忠實地扮演好螺絲釘的角色。

大學教導的是化學的基本知識,研究所培養的是探索未知的態度,進入業界後,我的第一課是學習如何當主管的有力部屬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有空留個言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