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

花蓮太馬加油團

「有志者事竟成」這句話,只對了一半。否則世界上就不會存在「有志難伸」的遺憾。
小從參加國家考試、國手選拔,大到經營生意、成家立業。
世界上幾乎所有事情都有門檻,就連想做發財夢,口袋也要有50元現金去買彩劵。
於是,在高談闊論如何開啟成功之門前,先要看看自己手中是否握有入場劵。
參加馬拉松競賽也是相同道理,尤其是世界知名的賽事。
太魯閣馬拉松與萬金石馬拉松,自從成為國際賽事後,猶如由麻雀變鳳凰,想拿到張入場劵簡直比跑完比賽還要困難。從早期的的上網搶票,發展到現在的電腦抽籤,跑者每年都在擠這道窄門,雖然公平,但全憑運氣。
今年的太魯閣馬拉松,我一口氣約了所有家人參與,一共十張籤,樂觀預估若一半中獎,便有五位足以成行,孰料開獎當天,僅得到兩張正取的門票,而且是參加意願最低的妹妹與大為,其餘的人連候補的機會都沒有。失望之餘,我問妹妹,你們還要跑嗎?
「難得的好運,如果不跑,豈不太浪費了!!」妹妹回答。
但她繳交報名費後,沒做任何練習,直到比賽來臨的那一天。
花蓮太馬加油團所要分享的,就是看看兩位平時忙得不運動的都市人,參與路跑賽事的經過。
退休多年的爸媽、自由業的妹妹以及自己當老闆的大為,在大家還在工作的星期五就從台北動身,一路吃到花蓮。比賽是星期六大清早起跑,對於許多在職的外地人來說,請假成了必然。所以我和Polly只好星期六一早前往太魯閣與大家會合。
雲霧繚繞的山腳下,選手們排隊寄物,這些參賽者各個是命運中選的幸運兒,能夠在峽谷中奔馳、揮灑熱血可說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起跑聲響起後,隊伍像是傾巢而出的螞蟻雄兵,朝著太魯閣峽谷挪移著,
也似奔放的血液,流盪在狹窄的的中橫公路上,一年中就這麼一次,中橫將路權借給了行者,多麼壯觀的景色。跑者呼吸著無內燃機的清新空氣,欣賞著大地的鬼斧神工,這大概就是花蓮太馬最迷人之處吧!!

路是動物走出來的,人來了將路拓寬,然後逐漸被交通工具佔領,
台灣原本是野生動物的天堂,原住民把動物們獵來吃,接著原住民又被漢人趕到山上,
只是無論如何,山一直都在,大家都只是這裡的過客而已。

妹妹花了1.5小時順利跑完12公里,大為亦在2小時左右完賽,
這是他們人生第一個12公里的賽事。
沒抽中參賽名額的C.W.Chen夫婦亦沒有閒著,雖然他們在場邊看的腳很癢。
會腳癢而不是喊累,表示他們已經是行內人。
他們熱情的與在地原住民教練團們交陪,豪爽的教練一口氣就答應明年替我們保留太馬參賽名額。爸媽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,我個人雖然很參加意願很高,但實在不願意當"馬拉松蟑螂",因為過多不公平的保障名額,會排擠了按部就班上網登錄抽籤的跑者。
妹妹說跑到最後,幾乎有一半人的是用步行完成的,平常沒有運動的她慢慢的邊走邊跑,名次居然還在前百分之五十,聽起來好像很不賴,但如果仔細思考一下,這不是個好現象,反而凸顯出台灣人一窩蜂盲目的追求潮流而已。

跑馬拉松是項高耗能的運動,不見得適合所有民眾,許多參賽者日常沒有長跑的習慣,到了比賽當天,為了抵達終點線而折磨身體,如此對健康沒有益處,反而傷身。
況且,對於運動員來說,沒練習就上場,對於比賽本身是一種不敬的態度。

我們不難發現,台灣每年舉辦超過700場的路跑賽事,
但真正能跑上國際舞台的選手,屈指可數。
實際受惠的,是掀起風潮的運動用品廠商。
登山、露營廠商也是循相同模式在吹捧著.........
我問妹妹與大為:「你們是否享受路跑的過程?」
「沒有,我比較享受接下來的美食的行程。」
當晚,C.W.Chen為了慶祝他們完賽,在花蓮賴桑辦了一桌澎湃的海鮮料理。
對我來說,能夠輕易享受著路跑及爬山的過程,卻很難體會滿桌料理的美味,
對妹妹而言,跑步爬山卻是苦差事,吃美食的時光才是快樂的。

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,很可能是別人眼中的災難,
妹妹與大為願意走出戶外,參與馬拉松賽事,已經是非常難得的舉動了。
就算是親人,在興趣、智商、理念、志向都有很大的差異,
我們能做的,就是將自己認為快樂的事物分享給周遭的人。

若硬是要將家人全都箍在一起,只是辛苦了大家。
人與人在一起,做大家都喜歡的事,快樂就會加倍。
一廂情願的驅使,自己得到快樂是從別人的痛苦中獲得,並不是長久經營之道。
於是,能夠與身邊的人聚在一起做喜歡的事,便是生命中最棒的事情了。
尤其在這資訊爆炸,社會朝多元化發展的年代,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更顯得難能可貴。只是同事不合,朋友不歡,再找就好了,親人,不是說換就能換的。
我寫旅行箱的初衷,就是讓親友們能夠找到更多生活樂趣。
年紀越長,大家各自發展出自己的興趣,發展出自己的人生觀,有各自的現實要面對,還有理想要追求。走在親不知子斷崖峭壁上,進步的工商業社會,讓險峻的地形不再阻斷人與人的隔閡,可惜,讓人心越來越疏遠的,也是這個日新月異的社會。

爸媽時間充裕,金錢無虞,身體無恙,可謂人生頂峰,但不久將來也得面對一路的下波。妹妹走在音樂的康莊大道上,大為心繫公司,務實的兩個人,能走出塵囂,忙裡偷閒離開工作崗位,已是難得之舉。我和Polly四海遨遊,同時為財富自由之路做準備,不得不和時間賽跑。
此刻,我們能夠相聚在雲霧繚繞的東海岸,是上輩子積來的福份。
台灣最後一塊淨土上,人們得以在看不見的時間裡過生活,
這裡不必在24小時的鐘錶時間奔忙,可以用心體會時間發展過程的軌跡。
有時為了守護自然生態環境,有時為了延續傳統文化而忙碌,
這樣的忙無法以分秒計算,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看見,更無法用世俗的金錢去衡量。

我在這些藝術家的身上,體會到了無用之用的大用。
媽媽來到花蓮,可能因為過度開心,不小心遺失了皮包,
隔天警察叔叔就來電說皮包被好心人撿到,送到警察局,
皮包裡所有證件、信用卡及現金7000元,一點都沒少。

花東,真是個適合人居的好所在。

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

潸潸雨,跑三星

眼睜睜的看著2017走到了第四季,今年卻一場路跑賽事都沒參與到,體重一直維持在65公斤上下震盪,腰上就和大部分的同事一樣,掛上了一圈肥肉,上頭誠實的紀載著任職的年資。公司太過油膩的團膳可能是良好的藉口,但其實大家都明白,長期將屁股黏在椅子上,才是養成肥胖的最佳溫床。七月份參加雲朗太魯閣馬拉松抽籤槓龜後,再翻開跑者廣場,今年的幾大賽事報名都已截止。

既然跑不了馬拉松,就邀大家一齊跑趣味的吧! 只有三公里的三星公益路跑,今年已邁入第13個年頭,不同於台灣大部分的路跑以觀光或營利為目的,三星公益路跑將所有參賽者的報名費捐贈慈善團體,基本上多多益善,不會有報名名額限制的問題。三公里的距離、100元台幣的報名費以及公益為號召,我三位同事在我鼓吹下姑且報了名,我和Polly也是頭一回報名參加。
舉辦戶外活動,最怕的就是天公不做美。十月份的台北像是中了另一場梅雨季,不停歇的下了整星期的雨,城裡道路被刷洗的異常乾淨,市民們的全身卻被雨水泡得軟趴趴的。
路跑當天清晨,老天爺並未網開一面,雨水從白色穹蒼直直的落,風也飛過來湊熱鬧。
市政府前廣場地上,積了一攤攤的水坑。
起跑前三十分鐘的暖身運動,看不到萬眾齊聚的意氣風發,只見打著傘瑟縮的零星跑者,
還好,主持人不間斷的添加爐火,讓情緒慢慢地升溫,終於在起跑前擺出了熱鬧的態勢。
原本和我一起報名的同事們因雨全缺席了,反而是已離職的同事帶著家人不畏風雨鬥陣參與。
這點非常容易理解,路跑有如化學反應,對於平時沒運動習慣的人,就像很鈍的分子,要在(1)假日 (2)早上0630 (3)雨天 (4)冷天 (5)跑三公里,以上五項條件下反應,需要極大的活化能催化,所以自然發生機率很低。
相反的,熱衷運動的人,就像是活躍的分子,再不利的條件,都無法阻止反應的進行。
平時不運動的Polly,終於高抬貴腿。我們跟著人龍,身體還沒暖完,就已經回到終點。
其實,雨中跑步並不浪漫,卻是件讓人舒暢的事。灑在身上的雨水帶走運動產生的熱氣,維持著舒服的體溫,讓人不由自主跑得更遠。
只是在運動前要做足暖身,運動後要記得做好保暖的措施。
終點,主辦單位製作了各式的舉牌供跑者照相留念,
同時,好幾位世大運的英雄們,在會場幫大家加油打氣,並供大家拍照留念,成了最有力的代言人。
完賽禮是一瓶水和幾隻蠟筆,沒有紀念獎牌與獎狀,更沒有豐富的補給品,
下回,乾脆連衣服也甭發了,愛路跑的人自然有穿不完的路跑衣。
主辦單位將所有節省下來,一共兩百萬元的報名款項,全捐給了家扶基金會。

一場路跑,創造了三贏的局面。
三星建立了服務社會的正面形象,家扶基金會得到了跑者們的捐款,跑者們則獲得健康的身體。

走回家的路上,我思考著路跑的意義,這十幾年來,驅動自己跑步的目的究竟是甚麼?
我不忘初衷得只為了獲得那股跑步完通體舒暢的快感,以及培養自己雲遊四海的體力。

可惜,社會並不會因為我一個人跑步,或者一大群人跑步,而變得更美好,頂多長期來看,節省了些醫療資源。
參加無數場路跑賽,每次繳上千元的報名費,得到了整堆的毛巾、路跑衣與獎牌,運動品牌高明的行銷手法,讓參賽者不自覺掉入了消費陷阱,買了堆無用處的商品回家,這些路跑賽不實穿的Adidas、Nike、Mizuno與Asics, 很多連一次穿都沒穿過,就被我送進舊衣回收箱中。

能夠跑完馬拉松,可以花千元鈔票參加路跑,代表我們健康上無憂,經濟上有餘,
參加公益路跑,把原本餵養財團的報名費,給了需要幫助的社會弱勢。
我相信善心也像跑步一樣,
看似不起眼的每一小步,累積起來就是一場馬拉松。
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愛心匯聚起來,就是一股感人肺腑的暖流。

三星公益路跑,是我跑過距離最短的路跑活動,卻讓我對路跑的意義有長遠的想法。

台北馬拉松對不起,我從此要轉戰別台了!!